澳大利亞的高等教育監管機構發現,澳洲的高等教育機構的財務狀況正面臨著越來越大的風險,這引發了人們對其嚴重依賴國際學生獲得收入的警告。

澳洲高等教育質量與標準局(higher Education Quality and Standards Agency)的最新分析發現,財務風險處於高、中階段的教育機構數量已連續第二年增加。

2018年,在接受調查的150家教育機構中,有7.3%的機構被認定為高風險機構,34%的機構被認定為中度風險機構。

高風險機構主要是指的那些營利性私立大學。

澳洲質量與標準局(quality and standards agency)首席執行官安東尼•麥克拉倫(Anthony McClaran)表示,目前,風險最大的教育機構都是那些規模較小的營利性學校,這些學校最容易受到國際學生需求減少的影響。

對國際教育收入的過度依賴,是一些教育機構財務風險增加的一個關鍵因素,一些教育機構的收入100%都依賴逾于海外學生。

安東尼說:“如果一個學校從少數幾個留學生來源國里招收了大量的學生,一旦發生了什麼變化,這個學校的財務危機可能就會爆發。我不想誇大這個問題,但這的確是一個很重要的因素。”

該機構的分析發現,對國際學生等單一收入來源的依賴是一個教育機構財務風險增加的因素之一,而員工方面的支出則是另一個風險。

該報告還發現,由於澳洲許多學校都收緊了招生標準,提高了對學生學術領導力的要求,學生輟學的風險顯著降低了。

儘管該行業在降低學生風險方面取得了成功,但有41%的商學院仍被視為輟學率或學生流失率較高的學院。

安東尼表示,一些學校學生的流失也是個嚴重的問題,這表明一些學校需要加大力度來招收更合適的學生。

報告發現,低水平的教師隊伍對澳洲高等教育的質量構成了風險。考慮到學生人數的增長,這些教職人員的人數還遠遠不夠。

安東尼說:“我們確實將其視為一個風險因素,我們還擔心臨時工的比例是否會迅速增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