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千上万的人可能生活在潜在的“死亡陷阱”中,因为危险的外部覆层会让建筑物起火。

Parramatta Advertiser称,新州覆层特别工作组发现,新州有629座建筑被认为是高风险建筑。

新州消防救援中心发现,悉尼西部Parramatta就发现了171幢有危险的建筑物。整个新州共有125处住宅和46处商业建筑存在起火的危险。

然而,由于议会和特别工作组出于法律原因拒绝透露具体位置,目前处于危险中的建筑仍然是一个谜。

据信,Wentworth Point至少有31座高风险建筑,这些建州都位于Parramatta市的政府区域。

就在两周前,格里菲斯大学(Griffith University)的Sacha Reid博士和迪肯大学(Deakin University)的Nicole Johnston博士在一份报告中揭露了澳大利亚212座建筑中的3227处缺陷。

报告中最令人担忧的方面之一是,与消防安全有关的缺陷数量惊人。

许多建筑都有成为“高耸的地狱”的危险,其中最常见的是消防缺陷。

在昆州所有被检查的公寓中,有71%的公寓存在缺陷,平均每栋楼有12处缺陷。昆州三分之一的公寓大楼都有严重的渗水现象。

在悉尼最近发生Opal和Mascot Tower事故之后,新州97%的建筑都有缺陷,平均每栋建筑有16个缺陷。

维州74%的建筑都有缺陷,比昆州要多。

希尔斯郡(Hills Shire)目前有63座建筑正在接受调查,附近的瑞德市(Ryde)有17座建筑都有问题。

Parramatta市长安德鲁•威尔逊(Andrew Wilson)表示,可燃覆层是这座城市的一大担忧,然而大量的建筑使用可燃覆层并不让他感到意外。

他说:“使用这种材料的建筑数量令人震惊,我只能告诉你我们正在努力解决问题。”

他表示,他们一直没有透露这些建筑的确切位置,原因是他们不想在当地引发不必要的恐慌。

他说:“把人们赶出家门是一件大事。我们这里只发生过一次火灾,所以我们在等待专家的建议。”

Parramatta议会的一名女发言人表示,所有涉及可燃覆层的楼宇均未修复,但数幢楼宇已开始进行修葺工程。Parramatta地区没有疏散过任何建筑物,也没有就外部包层发出罚款。

该议会执行命令的最后期限取决于问题的性质。

自2017年6月新州覆层特别工作组成立以来,他们已经审查了超过18.5万个建筑项目。

一个特别工作组的发言人表示,他们已经发送了3.3万封信件给建筑业主、居民和地方议会。

联邦政府已要求各州和各地区自行寻找资金来修复覆盖易燃涂层的建筑物,此举可能会让购房者付出代价。维州希望联邦政府能出资3亿美元,帮助拆除数百栋大楼的危险覆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