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Z(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Bank,澳盛银行)首席执行长夏恩•埃利奥特(Shayne Elliott)认为,由于该行将继续削减分支机构,该行的失业人数和向联系中心转移的员工人数都会增加。

他表示,他们银行现在只有不到600家分行,而三年前他在2016年初上任时的分行数量是760家。

他说:“我不知道正确的数字是多少,但我认为未来的分支机构还会比现在少。这确实意味着工作的消失,也意味着工作的改变。”

他表示,澳大利亚的情况与包括欧洲在内的其他市场都是相似的,欧洲的银行分支机构数量也在不断减少。

他说:“对我们来说,这么做并不是为了削减开支。因为如今,我们与客户互动的首要渠道是智能手机。”

他还为ANZ的决定进行了辩护,称该行必须平衡储户、股东和贷款人的利益。

他说:“我们已经是市场上利率最低的银行之一,所以我们还必须考虑竞争力。”

在财相乔什•弗莱登伯格(Josh Frydenberg)等人的巨大压力下,ANZ确实全面传递了澳储行(Reserve Bank of Australia,RBA)的最新降息力度。

夏恩表示,他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和弗莱登伯格说过话了,但当他们有合适的话题时,他们很可能会聊一聊。他认为,在海恩的皇家委员会(Hayne royal commission)成立后,银行业正在尽其所能修复受损的形象。

他说:“我认为情况还没有改善,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这已经触底了,我希望这已经触底了。我们在委员会中受到了重创,我们正试图重新掌控局面。”

ANZ上周再次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原因是该行拒绝公布其在去年年底为审慎监管机构所做的一份有关治理、文化和合规的自我评估。

而其他三家主要银行已经公布了他们的报告。

澳大利亚审慎监管局(Prudential Regulation Authority)利用报告中的缺陷,要求ANZ、Westpac(Westpac Bank,西太银行)和NAB(National Australia Bank,国民银行)分别追加5亿元的资本金。

在谈到澳洲国内经济前景时,夏恩表示,尽管长期前景依然良好,但也存在着一些短期的挑战。

他说:“从短期来看,澳洲经济中显然存在着一些不利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