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在土澳的朋友們,最難過的

可能不是離家萬里的孤獨

而是…拿着手機…

卻發不出給家人的消息…

要知道,雖然澳大利亞是發達國家,

但是網速一直都慢得讓人哭泣…

Telstra在5月28日正式推出5G網絡,

使澳大利亞成為世界上第三個使用5G網絡的國家。

讓無數人看到了希望

澳洲的龜速網絡時代

似乎終於要迎來終結了

雖然澳洲的5G網速

並沒有英國那麼高

但至少比起土澳曾經的4G網絡

還是高了不止一個數量級

可就這一件無數人翹首以盼的好事

卻在有些人眼中

成了要奪人性命的恐怖惡魔

最近幾個月,

反對5G團體在全澳多個城市輪番上演鬧劇。

墨爾本,布里斯班,珀斯和悉尼一個都未能倖免。

這些抗議者認為5G技術尚未經過「安全測試」,

可能對智能手機用戶和兒童造成無法逆轉的傷害。

反對5G抗議遊行席捲全澳,只是為了拯救全人類?

上個月底,墨爾本的抗議者走上街頭,轟轟烈烈地展開了一場遊行,他們的目標只有一個

反對澳大利亞的運營商推出5G

大規模抗議者從Flagstaff Gardens步行至伯克街購物中心(Bourke Street Mall),

他們最終停在澳大利亞展覽街Telstra的門店外面,高呼着停止推行5G的口號。

這些抗議者帶着各式各樣的標語,如

「為了我們的健康,放棄5G」

「100倍輻射,100倍傷害」

這樣的反5G遊行已經不是第一次了,今年七月澳洲各大城市都紛紛掀起了這樣的運動。

在珀斯,連大雨也平息不了抗議者的憤怒,打出令人瞠目結舌的標語:

「停止5G,我們不願暴露在輻射中」

「5G是致命武器」

這些抗議者還不停散發傳單,

讓人們相信5G如同無形的砒霜一樣,

可以間接殺死你!!

在布里斯班和赫維灣(Hervey Bay)也發生了反對5G的抗議活動,人們紛紛走上街頭,力圖「喚醒人們的良知」。

本月早些時候,在北部河流(Northern Rivers)的議會外同樣爆發了示威活動,呼籲暫停5G技術的建設。

悉尼在6月30號也爆發了反對5G的大遊行。

一時間,全澳各地街頭都能看見這群「反智」份子的身影…

更有甚者,竟然說出:

暴露在5G的輻射之中

6個月就可以讓人斃命

這些抗議活動在包括Stop5G Australia在內的多個Facebook團體中得到推廣,

這些人聲稱5G技術

「可能是人類受到的最大威脅」,

他們聲稱,5G技術由「精神病患者統治精英」提供的。

令人驚訝的是,

這些反5G團體在全澳竟然擁有超過4000名成員。

許多反5G Facebook小組也發佈了關於疫苗接種的危害的內容。

一些5G的抗議活動中,這些團體分發了傳單中還寫到

大家應該使用「電磁輻射探測器」來檢查「你家附近有沒有電磁輻射」。

根據這些團體的觀點,一些5G服務將採用毫米波(mmWave)頻率,其涉及比4G更高頻率的無線電波。

頻率越高意味着可以更快地傳輸更多數據。

而這些抗議者堅稱:

高頻率的輻射會殺死你!!

抗議者聲稱,

5G的推廣會讓人體暴露在無處不在的電磁波中,

5G輻射會導致人記憶喪失,流產,肥胖,自閉症,

注意力缺陷多動症和哮喘等癥狀,

儘管目前幾乎沒有證據支持這些說法,但他們還是堅信自己的是對的。

像他們這樣的反對5G的抗議示威活動

今年以來已在全球多地爆發

在瑞士的一個網站上,呼籲停止5G建設的請願已經獲得了32705人的簽名。

而迫於公眾的壓力,許多國家也紛紛停止5G建設。

無良媒體瘋狂造謠,連國內也逃不過

像這樣關於5G有害健康的陰謀論

究竟是從哪裡興起

又是如何突然席捲全球的呢?

一些無良媒體立下了汗馬功勞!

去年,RT America在一檔 「Wireless Cancer」的新聞節目里瘋狂製造關於5G有害健康的謠言。

當時還特邀著名醫學博士David O. Carpenter來證明,

5G真的是對人體有害的。

現年82歲的 Carpenter博士於1964年從哈佛大學獲得醫學學位, 並發表了數百篇科學論文。

幾十年來,

他一直警告生活在高壓電線附近的居民

面臨癌症風險

儘管美國聯邦研究所一直沒有找到可靠的證據來支持他的說法。

卡彭特博士告訴RT America。

「5G的推出非常可怕,」

「沒有人能夠逃脫輻射。」

但也不是所有人都支持他的說法。

牛津大學癌症研究員David Robert Grimes和他的同事,牛津大學的Dorothy VM Bishop的說,Carpenter博士關於5G有害的說法

「被全世界的科學機構廣泛摒棄」 。

他們在一份期刊文章中向Carpenter博士發起了挑戰,稱這些言論讓他

「在科學上已經失去信譽」。

即便許多科學家和機構紛紛反對這種5G陰謀論,但RT America今年對5G的攻擊卻成倍增加了。

1月14日,該節目播出了 「人類危險的’實驗’」,Carpenter博士再次大放厥詞,說5G是人類社會的災難。

一天之後,RT 播出了「如何生存在5G的危險中」。

造謠一張嘴,闢謠跑斷腿。

就是這樣一些別有居心的人和不良媒體的廣泛宣傳,讓全球許多人都受到了這些謠言的蠱惑,甚至國內一些媒體都不例外。

連麻省理工的博士,搜狐CEO張朝陽也聲稱:

5G可能危害人體健康

他的原話是這麼說的:
5G基站密度極其高,因為是毫米波,這麼微波的、高頻率的、幾千兆的赫茲,在這種情況下,根據我的物理知識,這個頻率其實對人體的危害是很大的,因為3G、4G它可能是低頻、波長長一點(因此對人體影響不大)。在5G波長這麼短的毫米波,這種高頻的情況下,可能會對水分子和氧的某些震蕩頻率產生共振。在5G到來後,我們光享受5G帶來的未來科技的進步和方便的同時,也要關注一下電磁波對人體的影響。

全球各大媒體挺5G,紛紛闢謠陰謀論

連這樣的科技界大佬都站出來說5G有害

導致關於5G的謠言不斷發酵

新華社實在是忍不住了

站出來親自打臉!

在談到5G輻射是否會危害人體健康時,中國工程院院士鄔賀銓表示:

相比4G網絡,5G網絡基站的密度更高,這意味着每個基站的發射功率會更小,輻射也更小。

目前,綜合各方面的數據來看,

5G輻射危害人體健康難言有科學依據,

甚至可以說是一種謬論。

稍微有點科技常識的人都非常清楚,無論是2G基站還是5G基站,發射功率必須按照國家標準執行,5G手機等通信設備也是符合國家環保標準的。

截至目前,

世界上還沒有符合標準的基站

對人體產生危害的案例。

顯然,信息的高度不對稱,是5G輻射危害人體健康言論的禍根。

除了新華社

包括紐約時報,BBC等大型媒體

也紛紛站出來指責這些媒體無端造謠

同時傳遞正面信息以正視聽

美國衛生部於2018年發佈的一份毒理學報告指出,其團隊完成了一項暴露於高劑量射頻輻射的老鼠的研究。

在這項研究中,老鼠從出生前開始整個身體每天暴露於手機輻射,每天9小時,持續兩年。

沒有發現暴露與高劑量射頻輻射與癌症有聯繫。

還發現暴露於輻射的老鼠

比對照組中的正常老鼠的壽命更長。

據BBC報道,世界衛生組織表示,

「沒有證據表明接觸低水平電磁

對人體健康有害」。

澳科學揭示,5G的風險比現有手機還小

據澳洲Herald Sun 7月16日(今天)的報道,澳大利亞科學家發現,

目前的手機技術對手機用戶的健康

造成的風險比5G網絡更大。

電磁輻射專家開始揭穿這些反對5G的謠言,他們表示,

與3G和4G信號不同,

5G的最先進形式「甚至無法穿透頭骨」。

這些科學家一直在努力在「激進」的集會中傳播正確的信心,但他們仍擔心越來越多的人受到謠言的蠱惑。

但澳大利亞電磁生物效應研究中心主任Sarah Loughran博士表示,

在「Stop 5G」抗議活動中傳播的信息不正確,

他們的抗議僅僅是為了給智能手機用戶

帶來不必要的恐懼。

卧龍崗大學的Loughran博士說,

「更高的頻率實際上意味着能量不會像(4G和3G)技術那樣深入人體,」她說。

「即使5G需要更多的天線,這意味着它們可以在比以前的技術更低的功率水平下運行。

基於技術的改進,實際上預計5G天線的射頻輻射水平將低於以往技術的水平。

蒙納士大學高級研究員Geza Benke博士表示,

在6GHz的高頻下使用的5G網絡

甚至「無法穿透手機用戶的頭骨」。

Loughran博士說,科學家們正在發聲,以避免錯誤信息的傳播,

她說現在謠言傳播似乎越來越多,「特別是在澳大利亞」,專家們正試圖阻止那些「令人擔憂的假消息」不斷發酵。

澳大利亞輻射防護和核安全局助理主任Ken Karipidis博士說:

不能說5G比4G更「安全」,

因為它們對用戶都沒有危險。

印象結語

每一項新技術的推廣和應用,都伴隨着公眾對新的知識和信息的了解,以及克服無知帶來的莫名恐懼。

澳洲各地爆發的反5G遊行,讓印象君想到前幾年

國內一些小區的居民抗議移動的網絡基站建在自己家附近,稱信號的輻射會導致癌症。

但後來事實證明,

這些人簡直是無理取鬧。

其實對於5G究竟有沒有害,各大權威機構和網站自有充足的信息可以供民眾參閱,然而許多人就偏偏要去相信謠言,勸都勸不住。

對於這些人,印象君只想說:

腦子是個好東西

如果不用,可以捐給需要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