批评人士称,多年来,成千上万的澳大利亚人一直被“剥夺收入”,而联邦政府最近试图解决问题的努力只不过是“自己打脸”。

上周,财相弗莱登伯格(Josh Frydenberg) 首次下调了自2015年以来维持不变的“推定收益率”(deeming rate)。

长期以来,利益方一直在推动这一举措,但许多受这一改革影响的人声称,政府做得还不够,他们还抨击了这一“不公平”的制度。

但这一切意味着什么呢?

什么是推定收益率?

这是一套规则,用来确定人们从其资产(如储蓄账户、定期存款、投资和股票)中获得政府福利的收入比率。

然而,这只是一个假设的回报率,而不是依据一个人的实际收入。

这个比率是由政府设定的,用来计算养老金、残疾抚恤金、照顾者津贴、育儿津贴以及找工津贴等福利。

以前,推动收益率一般低于澳储行的官方利率,但在过去几年,却一直高于官方利率。

这意味着澳大利亚人是在对他们实际没有收益的收入进行“经济情况调查”,这影响了养老金。

为什么到现在才提这件事?

上周,弗莱登伯格迫于越来越大的压力,最终下调了这一收益率。

资产超过51,800元的单身人士(夫妻为86,200元),原推定收益率为3.25%,;资产低于51,800元,原比例为1.75%。根据新规定,这两级投资额的推定收益率将分别降为3%和1%。

这一新规可以追溯到7月初,9月底开始支付。

约有100万澳大利亚人将受益,其中包括约63万名退休人员,不过约四分之三的养老金领取者不会受到此影响。

这一变化将意味着,那些用推定收益率来评估收入的养老金领取者,夫妇每两周可多领40.50元,或每年额外获得1053元。对于单身人士来说,这相当于每两周31元,或每年804元–四年下来政府的成本将达到6亿元。

批评人士

此次推定收益率的下调受到利益方的欢迎,被视为朝着正确方向迈出的一小步,尽管许多人辩称,这一举措力度太小、为时已晚。

批评声音最大的是工党副党魁马尔斯(Richard Marles),他说这一决定是对澳大利亚老年人的“一记耳光”。

工党还声称,自2015年以来未能大幅降低推定收益率,为政府每年节省了逾10亿元的养老金。

一些人还将这一问题称为“新退休人员税”,指出在今年的大选期间,联盟党在抨击工党的红利抵免(franking credit)政策是虚伪的,但他们却继续让老年人在财务上蒙受损失。

智库Australia Institute的高级经济学家格鲁诺夫(Matt Grudnoff)表示,澳大利亚民众对形势的担忧是正确的。

“所有有投资的退休人士都知道,他们实际上是在被剥夺收入,”他说。

格鲁诺夫称,由于“一系列因素”(包括澳大利亚央行最近的两次降息,以及未来可能的降息),这个问题突然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

他表示:“每次利率下降而不改变推定收益率,问题就会变得越来越大。(目前的体系)使他们能够在想要省钱或创造盈余时,偷偷地削减(养老金)。”

在联邦竞选期间,人们对红利抵免的愤怒让其他退休人员的问题没有机会公开。但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推定收益率实际上影响的人数远远超过受红利抵免的人数,尤其是对部分领取养老金的中等收入者。

Switzer Financial Group董事里卡德(Paul Rickard)表示,政府在“欺骗老年人”。

“2015年初,央行的现金利率为2.5%。(今年7月),这一利率降至仅1%。然而在这段时间,政府的推定收益率并没有变化–这伤害了成千上万养老金领取者的实际收入。”

“有些人可能想知道为什么政府没有调整推定收益率,原因:从财政部的角度来看,调整推定收益率是要花钱的。很多钱。数十万领取养老金的老年人将有资格获得更高的养老金,还有数千名目前没有资格领取养老金的人将有资格领取部分养老金。”

我们该怎么解决呢?

澳大利亚老年人权益倡导组织National senior Australia的首席倡导者亨施克(Ian Henschke)表示,政府有必要取消对老年人的推定收益率控制。

Ian Henschke, chief advocate at National Seniors Australia, labelled the situation ‘one giant con job’. Picture: James Elsby

他把目前的做法形容为“敲诈”。

“他们赚钱的地方是推定收益率和现金利率之间的差额–这就像一条巨大的鲨鱼横扫养老金领取者的账户,拿走了他们的钱。我们想要的是一个独立的机构来设定推定收益率。”

亨施克续说,人们捞不到什么好,在最近的削减之后,许多人的口袋只会多几块钱。

“他们在4年内向100万人提供6亿元,也就是每年1亿5千万元,领取养老金的人平均每周得到3元。如果你非常幸运,能得到全部800元,你每天就能多个2块钱,”他说。

“很明显,工党和联盟党都在利用这一推定收益率来为他们的预算提供资金。我认为这是一个巨大的骗局,如果你把人们4年零4个月的钱拿走,然后把拿走钱的一小部分再还给他们,这样子很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