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重压下的我们许多人,对“家里有矿的”小伙伴,都往往哈喇子长流地羡慕嫉妒恨!

但经济学界的专家教授们,却把许多地方的落后混乱,归罪于矿产。发明了一个术语,叫“资源魔咒”。说的是一个国家或地区,拥有大量让人眼红的资源,却不能因此带来繁荣进步,反而像一个咒语,捆住了经济社会发展的手脚。

——嫁祸于矿,反正它又不会说话!

这样的例子,确实有很多很多,沙特、伊朗、俄罗斯、委内瑞拉………成天都在电视上表演,工业不振、发展落后。他们自己,找出的罪魁祸首,倒不是不会说话的矿产资源,而是会说话的西方美帝。

当然,落后的,是民众和社会,他们的政府和上层,可是出了名的豪奢,黄金铺地七星酒店之类,牛气得很。底气,就来自于地下巨量的资源。

但是,这些家里有矿的牛气土豪,要是和家里也“有点矿”的澳大利亚比起家底来,他们,很可能会自惭形秽!

跟只有点油气之类能够拿出手的中东土豪和委内瑞拉苏丹比起来,澳大利亚能傲视全球的的矿产资源、那可就太多了:它储量丰富的矿产,有70多种。是世界上最大的铝土、氧化铝、钻石、铅、钽生产国;煤、锂、锰矿石、镍、锌、铁矿石、铀矿最大出口国,第三大铝和黄金出口国。

澳洲已探明有经济开采价值的矿产蕴藏量,都是天文数字:铝矾土约31亿吨,铁矿砂153亿吨,烟煤5110亿吨,褐煤4110亿吨,铅1720万吨,镍900万吨,银40600吨,钽18000吨,锌3400万吨,铀61万吨,黄金4404吨。地面上,森林覆盖面积占国土的20%,天然森林面积约1.55亿公顷,用材林面积122万公顷。

即便中东土豪们傲气的油气资源,它也一样不少!原油储量2400亿公升,天然气储量13600亿立方米,液化石油气储量1740亿公升。上海及沿海许多地区的液化气,很多其实就来自澳洲。

蕴藏量大不说,而且还成本低、很好开采。比如澳大利亚的铝矿和铁矿,大量出口中国,明明中国也有铝矿和铁矿,但是为何要舍近求远,进口它的呢?就因为,澳大利亚的开采成本低,矿质高,比用自己家里的还划算啊!

更要命的是,770万平方公里澳大利亚,面积比中国小不了多少,总人口却才2500万,还不如北上广一个城市的人口量。这么点人,分享这么多的资源,人均占有量该多眼红人啊:按照世界银行估算,澳大利亚人均拥有的财富,在世界上高居首位,为83.5万美元!

也就是说,作为“坐在矿车上的国家”,澳洲人啥也不干,坐在家里卖卖矿,日子就能富得流油。

魔咒失灵、还老会种地!

我们这里,家里有点矿的幸运儿,比拼的都是名车豪宅,名模美女之类,谁还上啥班、做啥事啊?资源国里,中东沙漠就别说了,就是插根筷子也能开花结果的俄罗斯委内瑞拉,自己吃的粮食,也不怎么稀罕种,买呗,哪怕还真就差那点钱。

而地大物博没啥人、矿多钱多玩就行的澳大利亚人,却偏偏要在70%国土都贫瘠干旱的国度,把我们眼里又苦又累还不挣钱的农牧业,玩得不亦乐乎。

澳大利亚被许多中国城里人称为澳村,既然是村,那就自然农业不错。事实上,澳大利亚是世界农业大国,最重要的农产品出口国之一。羊只数量居世界第一,羊毛和肉类的出口,分别占世界的第一、二位;重要作物小麦,是世界上第三大出口国,仅次于美国和加拿大。被称为“骑在羊背上的国家”、“手持麦穗的国家”。

说好的“资源魔咒”呢?咋就在澳洲失灵了呢?

澳洲人有多会种地呢?

考虑到心理承受能力,就拿20年前的数据出来吧!

根据2001—2002年度的数据,澳大利亚每个农业劳动力,人均生产小麦65吨、大麦34吨、高粱148吨、大米3.3吨、油料7.8吨、糖料13吨;全国农业劳动力人均GDP高达63150澳元,劳动生产率远高于世界平均水平!

这还是20年前的数据哦,以农耕文明、农业大国自称的我们,有没有被惊到?

亮瞎人眼的是,又有矿又会种地的澳大利亚,却偏偏是发达的工业化国家!

虽然我们少于见到奶粉之外的澳大利亚产品,但却无法否认它是发达工业国的事实,我们以为它靠卖矿过日子呢,实际上,矿业只占其国内生产总值的4.1%,而制造业却占到国内生产总值的10.6%。

澳大利亚证券交易所ASX的上市的2千多家公司中,从行业分布看,涉及材料、新能源、3D打印、食品、制药、医疗等多个领域。

比如我们对它完全无感的军工产业,澳洲在舰艇制造和设计方面的实力,也是杠杠的,美军的最新战舰USS GabrielleGiffords,就由澳洲珀斯的造船商 Austal 设计制造。

在基础广泛的制造业和庞大的服务业,澳大利亚被认为,其企业和工作管理程序,是世界最佳的。

按照工信部长苗圩的分类,世界制造业的四大梯队中,澳大利亚处于与欧盟、日本同水平的第二梯队高端制造领域;而世界工厂中国,则仍在第三梯队。

但是,澳大利亚最大的经济部门,既不是矿业也不是工农业,而是服务业!服务业的产值,约占澳大利亚总产值的70%以上,行业就业人数,占总人口的80%,也就是说,每十个澳人中,有八个人是从事服务性行业的,仅仅澳大利亚旅游业的收入,就已经超过煤炭的两倍以上。

其实,他们本来是完全可以不寄希望的罪犯人群

家里有矿、种地开店办工业,经济全能的澳大利亚,尽管让人羡慕嫉妒恨,但他却有难于告人的短板,有抬不起头的弱点。那就是:出身不好,血统不够高大上。

无论东方西方社会,都推崇门第出身,荣耀于祖先的辉煌高贵,但是,如果和澳大利亚人谈论这个话题,可能就会有点尴尬。

因为,澳洲人的祖先,来源于英国的罪犯。

虽然澳洲自古就有人居住,但亿万年来,这些原住民始终处于游牧和采食阶段,是连酋长都没有的最原始的公社社会,不要说金属,他们甚至连弓箭都没有发明出来,甚至一直到今天,都没有发展出任何意义上的文明。应该说,今天澳大利亚的现代化成就,与他们关系不大。

18世纪的英国,法律严酷,罪犯很多。人口仅约八九十万的伦敦,犯罪者即有11.5万,占伦敦人口的1/10;娼妓数量有5万,占伦敦人口的6%。关押这么多人,可是麻烦事。

乾隆年间的1770年,英国库克船长才发现了澳洲大陆。于是英王决定,把这个与世隔绝的地方,作为集中的罪犯流放地。1788年,(乾隆末年啦),一个11艘船舰组成的舰队,将548名男罪犯和189名女犯送到澳大利亚,成为澳洲第一批现代居民。

一直到1840年,我们熟知的鸦片战争的时候,50年间,澳大利亚一共被送来16万名罪犯。加上家属,总人口约20万。这些人,构成了现代澳洲人的最早祖宗。(这么大的大陆都没人住,英国怎么还来抢中国的地盘干啥?)

10年后的1851年,澳洲快速增长到43万人口;20年之后,更是增长到170万人口,增长倍数是吓人的四倍,但相对于大半个中国的面积,这么点人口,还是少得可怜。虽然这里面已经有许多是移民,但到这样世界边缘的蛮荒地方来谋生,也自然很难说在老家混得好、是当地的精英人口。

同时期,沙皇俄国也采取相同方式,把各类罪犯、政治异见分子,流放到新拓展的西伯利亚荒原。

奇怪的是,短短100年后的1890年代,万古蛮荒的澳洲,罪犯们已经建成了一个富裕的现代国家,经济发展水平赶上了欧洲,成为和阿根廷并肩的南半球两个最富裕的地区。

而被抛弃在西伯利亚、人口素质应该更高(知识分子多)的俄国囚犯,只留下了雪原上的无穷苦难和古拉格的残酷记忆。(别跟我说那里寒冷,比较下北欧瑞典芬兰再来说)

这样以罪犯为基础的人口,按照常规,有丰富的资源,本来应该好吃懒做、本来应该没有动力发展工农业,诧异的是,他们不仅干啥啥行,他们的才能,还不止体现在经济上。

他们在科技上的成就。也足以让我们惊讶。

冰箱、WiFi之类,是我们日常生活中随时在使用的文明成果,但你却可能想不到,它们是澳洲人发明并率先批量生产的!澳大利亚贡献给人类的发明创造,包括如人工降雨、磁条技术(就是你用的银行卡之类)、飞机黑匣子、客机紧急逃生滑梯、谷歌地图(Lars and Jens Rasmussen科技公司在2003年被Google公司收购)、联合收割机、盘尼西林(青霉素)、X射线晶体学、心脏起搏器、人工耳蜗、太阳能热水器、塑料镜片、超声波扫描仪(B超)、乳胶手套、人工授精、胰岛素人工合成、低控导航技术、幽门螺杆菌(胃病治疗)、C4.5算法、CPAP人工呼吸机……..想想,没有这些东西,我们今天的现代生活,会是什么样?

衡量一个国家科技成就和对人类文明贡献的最权威指标,自然是诺贝尔奖。印度、中国、印尼、俄罗斯这样的大国,都难得收获一个,2000来万罪犯的后代,行吗?

其实,早在100年前,澳大利亚人就摘得桂冠了!(才几百万人口啊)1915年,澳大利亚科学家威廉·罗仑兹·布拉格和他的父亲,因使用X射线衍射研究晶体原子和分子结构方面所作的贡献,共同获得该年的诺贝尔物理学奖。不仅如此,这牛人还创下另外一个记录,他获得诺贝尔奖时,年仅25岁,是历史上最年轻的诺贝尔奖得主,这一纪录,至今无人打破。

澳大利亚医学研究员弗罗里,因对盘尼西林的应用研究,成功地把青霉素制成可以真正使用的药物盘尼西林。获得1945年诺贝尔医学奖。这一成就,70年来,挽救了世界亿万人的生命,功德无量!

到目前为止,2500万人的澳大利亚,已经先后有六位科学家获得过诺贝尔奖。而14亿人口的我们,诺贝尔科学奖的得主,还只有屠呦呦老人家一个。

今天的澳大利亚,是全球第13大经济体,人均GDP高达5.6万美元,人均国民生产总值排名世界第5,是世界财富中值最高的国家。2018年,经济总量高达1.42万亿美元,(1.5亿人口的俄罗斯1.62万亿),是毫无争议的富裕发达国家。

一群罪犯,坐拥金山银山的资源,生活在腐朽的资本主义制度下,却没有按照我们理解的一般逻辑,花天酒地、挥金如土、挥霍堕落;在短短200来年中,建成了现代化的工业化国家、科技强国、农业大国,成为人类社会文明的标杆。

我们许多人,对文明与文明的创造人群,向来兴味索然;兴趣关注点,总是集中在俄罗斯的普帝豪情、津巴布韦的亿万大钞、委内瑞拉的美帝阴谋、沙特的黄金铺地、迪拜的跑车酒店;习惯于认为,国家发展靠掠夺、侵略、剥削、强权。发生在澳洲大陆的这一幕,能让我们感悟到什么?体会到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