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离家庭暴力对许多女性来说都是一项挑战——对于从海外嫁到澳洲的外籍配偶,又多了一层复杂的问题。

中国单亲妈妈陈艳红(音译,Chen Yanhong)在网上认识未来丈夫后不久,男方便开始许下各种诺言。

“我会收养你的儿子。我会给他最好的教育。我会支持你的事业。”他对她说。  

在翻译软件的帮助下,两人坠入爱河。一个月后,他们在线下见面。一年之内,他们就结婚了。

陈艳红带着她17岁的儿子,在她的新丈夫——一位澳洲公民的担保下,以配偶签证移居澳洲。没想到,他们刚到这里,虐待就开始了。

“第一次发生的时候,我很震惊,什么也说不出口。”她说,“身体,性,情感……他还控制了我的社交生活。”

在澳洲,六分之一的女性和十六分之一的男性遭受着伴侣的身体和/或性暴力。

但没有统计数据显示有多少受害者是为了爱情才移民来此,而他们的签证担保人恰恰就是虐待他们的配偶。

陈艳红最终被丈夫赶出家门。

在接下来的三年里,她在不同的女性庇护所和临时住所之间搬迁了50多次。她的儿子最终被迫露宿街头,睡在公园,或者与母亲分别住进不同的避难所。

陈艳红的丈夫在三年内两次申请并取消了她的伴侣签证,并一再以离婚威胁她。

文化的影响

陈艳红出生于1960年代,她说,她一方面具有中国女性的传统观念,但也了解更为现代的公平与平权观念。但已被她内化的传统观念意味着她并没有立刻意识到自己遭到了虐待。

毕竟中国文化有句老话“打是亲,骂是爱”。

“老话说,老婆不打不成器,面条不揉不好吃。”她说,“我被打的时候,根本不认为这就是家庭暴力,我不想给他添麻烦,只好忍着。”

但她很难接受自己的西方丈夫居然有许多“过时”的观念。“他总是说这是我的问题。他说我没有爱,没有照顾好他,走路走在他前面。这真是太奇怪了。”

许多中国谚语都影响了女性对家庭暴力的态度。有句话说“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由此,家庭暴力被视为“家丑”——这可能会打消一些受害者曝光真相的念头。

中国妇女联合会的统计数据显示,受害者平均至少要忍耐三年才肯寻求帮助——最长的忍了40年。

陈艳红说,尽管她不愿接受婚前性行为,却仍在男方逼迫下服从。为了维持婚姻,她持续遭受着性虐待。

“我觉得在婚姻中,无论他想要什么,我都必须满足他,”她说,“每次他满意了去上班了,我就会在家里哭。”

一个常见的故事

社会工作者考儿(Jatinder Kaur)与家庭暴力的移民受害者合作。她说,目前的移民制度被一些人用作控制伴侣的工具。“在目前的移民制度中,丈夫是主要担保人,所以如果他虐待妻子或对妻子不满,可能会以此威胁她。”她说。

滥用制度的例子包括威胁妻子要取消她的签证和撤销她的移民申请。

你可以得到帮助

新州警局副局长琼斯(Mark Jones)说,没有人应该忍受暴力关系。

“如果在这种关系中发生家庭暴力,那是警方要调查的问题。”他说。

琼斯说,有一些制度可以支持临时签证或配偶签证的受害者。“他们来报警不意味着必须回国。”

被赶出家门

陈艳红忍受了多年的虐待,最后还是被丈夫赶出家门。她只带走了一个行李箱,里面装满了文件。

在受害者服务、慈善机构和法律援助机构的帮助下,她用4000多张照片和数百份文件证明了婚内和家庭暴力的真实性。

新州受害者服务中心已经批准向陈艳红提供性虐待的最高赔偿金额。

今年3月,陈艳红和她的儿子获得了永久居留签证。

“这是一段非常、非常艰难的旅程,”她告诉The Feed,“我觉得澳洲是一个特别好的国家,所有的人……都以专业的方式,同情和关怀我,提供支持。”她说。

如果您或您认识的任何人需要帮助,请拨打

1800RESPECT  –  24小时全国性侵犯,家庭和家庭暴力谘询热线

Lifline 13 11 14  – 危机支持和自杀预防热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