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权威人口统计学家表示,应该对在澳签发“配偶签证”的规则进行改革,因为它们非常薄弱,以至于无法获得其他签证类别居住权的移民急于将把它当成一种有吸引力的选择。

比瑞尔(Bob Birrell)在一份新报告中声称,如果联邦政府引入更严格的法规,例如在美国、英国、加拿大、丹麦以及荷兰的更严格法规,就能够阻止假夫妻通过配偶签证获得永久居留权,“玩弄签证制度”。 

比瑞尔博士称,澳洲的配偶签证是西方世界“最薄弱的”,并强调称,在2011年至2015年期间,年度配偶签证项目从41,994人增加到47,825人。

他说,到2017年,该项目增加到49,825人,考虑到还有79,027份申请积压,实际数字要高得多。

“把这些数据跟2017年澳洲的结婚人数(112,000对新人)进行比较,就能看出它们有多么庞大。”他说。

根据比瑞尔博士的说法,去年签发的配偶签证总数下降到39,799人,这是因为内政部在达顿(Peter Dutton)的领导下“严厉评估配偶签证申请的真实性”。

但他表示,目前允许澳洲居民担保海外配偶来澳的“宽松”规定依然不变,一些申请技术移民或其他签证被拒的人可能会借此“玩弄移民系统”。

去年发放的39,799份配偶签证几乎占2017-18财年国家永久移民计划162,417个名额的25%。比瑞尔博士承认许多配偶签证都是真实的婚姻,但现有程序只需要对婚姻关系出具最低限度的证明,如此高的签发数量让人不免质疑当中是否有人浑水摸鱼。

但少数族裔社区领导人不同意配偶签证规定“很容易”的看法。澳洲少数族裔社区委员会主席帕特森(Mary Patetsos)表示,75%的案件中,“严格程序”需要走两年时间。她说,配偶签证对移民计划的成功以及配偶在海外的永久居民的福祉至关重要。

澳洲人口研究所负责人比瑞尔博士在研究统计局(ABS)和移民部数据之后表示,考虑到对永久居留权的需求以及适用于其他签证的规定更加严格,潜在的移民有“很大动机”去购买配偶签证。

根据目前的“慷慨”规定,连年仅18岁、失业、正在领取福利金、仍与父母同住的澳洲居民都可以担保外籍配偶。

而担保人和海外申请人只需要出示“一些(直到最近)都很容易捏造的证据”来证明他们的感情关系是真实的。而外籍配偶也可以年仅18岁,“不需要满足任何繁重的英语语言标准或寻找任何雇主”。

比瑞尔敦促政府把担保人和移民配偶的年龄门槛提高到21岁。他说,政府应该确保担保人可以养活移民配偶四年,而无需依赖福利金,并在签发配偶签证之前,要求一对伴侣证明自己的关系是“真实的”,在获得居留权两年之后,还得再证明一次。

比瑞尔博士说,大多数配偶签证都发给了那些持临时签证的外国人(通常是留学生),他们找到了一名本地人作为担保。另一个主要群体是居民,通常是出生在亚洲并在最近来澳的人,他们会回国跟家族或社区熟悉的人结婚。他说,大多数外籍配偶都增加了悉尼和墨尔本的“移民负担”,此外,他们几乎不具备工作技能或英语技能,很难在澳洲就业市场有好的发展。

移民部长科尔曼(David Coleman)表示,政府实施了“有序”的移民计划,目前配偶签证数量差不多在39,799人。

比瑞尔博士呼吁采取一系列措施来阻止“玩弄签证系统”,例如禁止临时签证持有人在澳申请配偶签证,包括留学生和访客。

“这些人仍然可以获得配偶签证的担保,但从海外申请可为纳税人节省数百万元,目前这些钱都被用于支付对内政部裁决的上诉。”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