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谢蒂(Narendra Shetty)正准备在孟买开设自己的第一家餐厅,突然,一个来澳实习以提高烹饪技能的机会摆在他面前,好到让他无法拒绝。

“澳洲因美食而闻名,”他说,“我慕名来到这里……想提高自己……想了解更多[烹饪]海鲜、牛排、糕点、基本刀工和开胃菜的知识。”

谢蒂与Australian Internships签约,前往新州Blue Mountains的Escarpment Group酒店集团工作,该集团旗下有Hydro Majestic和Lilianfels两家酒店。然而,在投诉自己的固定工资太低,还被收取了高于市价的租金之后,谢蒂面临被驱逐出境的风险。 

与此同时,印度驻澳洲外交官对澳洲高档酒店涉嫌奴役签证工作者的报道表示关切。印度驻悉尼总领事馆发言人说:“虐待印度工作者的报道非常令人担忧。”

联邦政府移民工作者工作组负责人菲尔斯(Allan Fels)也警告说,澳洲在南亚的声誉有可能受到损害。他说:“澳洲必须时刻保持警惕,以免在南亚的声誉遭受损害,那里的新闻媒体非常活跃,他们会兴高采烈地播报此类指控。”

澳洲印度商业理事会(Australian India Business Council)前主席罗奇(Neville Roach)表示,许多来自亚洲的留学生和实习生为澳洲做出了巨大的经济牺牲,并且“很容易受到剥削”。

“我绝对相信来澳移民的价值,但必须妥善管理,”他说,“大部分努力需要用于监督签证制度的担保并确保其诚信度。”

拥有印度酒店管理学士学位的谢蒂说,他在美国的一家高级餐厅工作了一年,然后回到印度打算开一家餐厅。

但之后,他决定支付超过6500元,来澳实习52周,实习待遇说好了是年薪49,943元加上退休金,为Escarpment Group的连锁酒店工作。该集团的酒店包括Hydro Majestic,Lilianfels,Echoes,蓝山的Parklands Country Garden & Lodges以及Convent Hunter Valley。

他的合同规定:“工资包括全套食宿——双人间以及每日三餐。”23岁的谢蒂天真地以为这意味着他不必支付房租和餐费,然而,等他到了Medlow Bath的Hydro Majestic酒店时,他被要求每周支付480元的膳宿费,顿时“震惊了”。

当他拒绝后,酒店要求他在24小时内离开,所以他收拾了行李,住进悉尼的青年旅馆。

在他对租金提出抱怨,说自己负担不起之后,Australian Internships在1月29日的一封电子邮件中回覆称,他“来澳洲的重点是培训,他不该把重点放在薪酬上”。

谢蒂说,后来,他被邀请以20元的时薪回到Katoomba的Lilianfels酒店工作,并签署了一份协议,每周向雇主支付250元的租金,不包括餐费。

他说,后来酒店给了他一周的期限,签署另一份文件,规定了固定年薪,但他拒绝了,因为他认为这意味着他必须在主要厨房加班。但在他休假时,他自愿在另一家独立的高档餐厅无偿工作,以磨练自己的厨艺。

他于3月13日被解雇,并被告知原因是工作表现不佳,但他说,除了有时被催“快点”之外,他从未收过任何警告或投诉。

Escarpment Group否认克扣或剥削任何员工或实习生。

公平工作调查专员和内政部均表示他们正在调查Escarpment Group。

谢蒂说,由于Australian Internships没有为他找到另一名担保人,所以他只能申请学生签证,并注册了悉尼的一门烹饪课程。但他的学生签证申请上周遭拒,他正在向内政部上诉,而该部正考虑取消他的407实习签证,这会导致他被驱逐出境。

阿德莱德大学的法学副教授豪伊(Joanna Howe),内政部的决定意味着它接受了雇主的说法,而并未意识到公平工作申诉专员正在调查有关Australian Internships和Escarpment Group的投诉,而媒体也已经曝光了他们剥削外劳的事。

“怪不得临时移民都不愿向当局投诉雇主剥削,因为这会导致他们被解雇,被指控工作表现不佳,然后被移民局当成拒签的依据。”

劳资关系部长波特(Christian Porter)表示,政府已向公平工作申诉专员增拨了1080万元的资金,并制定了保护弱势工人的立法。他也正在实施移民工作者工作组的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