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部长科尔曼(David Coleman)正在努力寻找乡镇企业所需的工作者,并把目光投向了13个国家的背包客。

这一举措赢得了全澳农民联合会原则上的支持,但它依然要求政府出台一款完全成熟的农业签证。

澳洲正在讨论如何向印度、巴西、墨西哥、菲律宾、瑞士、斐济、所罗门群岛、克罗地亚、拉脱维亚、立陶宛、安道尔、摩纳哥和蒙古的人民扩大打工度假签证项目。

澳洲预计将在现有的名额上限之外,向这些国家开放名额。

到今年3月,约有15万人在澳打工度假,但该项目的名额在过去五年里实际上已经减少。

不过本月希腊和厄瓜多尔加入了该计划,一些国家的名额也增加了,而且打工度假者可以选择在澳洲停留三年。

政府还向国际市场发布了一系列视频广告,称澳洲是“世界上最好的工作场所”。

科尔曼表示,这些变化旨在解决乡镇地区的劳动力短缺问题,特别是农场地区的劳动力短缺问题。

“我们知道,打工度假者进入乡镇地区的比例高于其他大多数国际游客。”他说,“他们还花费了大量资金,帮助推动了乡镇经济。”

无上限的417签证项目国家都是典型的背包客国家,如德国和瑞典,但462签证(打工度假签证)项目则包括了更多发展中国家。

科尔曼反驳了关于该项目正在成为低技能移民工作者来源的说法。“打工度假申请人必须达到最低要求才能获得签证,包括具备正常的英语水平,并且必须持有或正在攻读高等教育学历。”

平衡工作者和企业利益

全澳农民联合会劳资关系经理罗杰斯(Ben Rogers)表示,该协会欢迎任何可以“解决农业劳动力短缺严重问题”的措施。

然而,他坚持认为,到目前为止所做的两项改变以及所谓的扩大都“远非一个完美的解决方案”。

总理莫里森去年表示,他的政府并不排除推出农业签证。

西悉尼大学高级研究员罗伯森(Shanthi Robertson)表示,两个方面——将打工度假签证延长到第三年,以及允许工作者为同一雇主工作12个月(此前为6个月)——的调整令人担忧。

“根本问题在于将特定工作情况与获得签证和在澳洲停留更长时间联系起来。”她说,“这总是会导致严重的剥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