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新西兰央行出人意料地降息50个基点后,澳元兑美元汇率跌至10年低点,而没有经济学家预测到新西兰会有这一举措。

接受路透社调查的21位经济学家中,有18位预计降息,但他们都预计将降25个基点,另外三个人预计不会有变化。

在新西兰联储昨日维持本币利率不变后,目前的官方现金利率目标为1%,与澳大利亚相同。

新西兰出人意料的大规模降息对澳元产生了流动效应,澳元兑美元汇率在澳东时间下午1点19分跌至10年低点:66.77美分,随后在一小时后小幅回升至66.98美分。

这是澳元兑美元汇率自2009年3月以来的最低水平,当时全球金融危机的经济影响达到了顶峰。

联邦证券首席经济学家詹姆斯(Craig James)表示,澳元走软将令澳大利亚储行和其他经济政策制定者松一口气,尽管这可能令海外旅游的澳洲人感到头痛。

他在一份报告中写道:“澳元走弱将增加澳大利亚商品在全球舞台上以及对进口产品的吸引力。”

荷兰合作银行(Rabobank)的埃夫里(Michael Every)认为,新西兰央行的举措是全球贸易和汇率战争的一部分,他表示,降息幅度超过预期,“他们已经准备好战斗了”。

“不仅如此,我们得到了(新西兰央行)行长奥尔(Adrian Orr)的基本承诺,他将采取一切必要措施:进一步降息、负利率、量化宽松(QE)等等,”埃夫里写道。

“我们也应该担心吗?”

澳元和新西兰元一道下跌的原因是,投资者现在预计澳储行将效仿今年早些时候的降息举措。

Pepperstone研究主管韦斯顿(Chris Weston)在一份报告中写道,“如果你想走在前面,那么新西兰联储在这方面做得比大多数银行都好,而且不是在那胡闹。”

“问题是,这是否意味着他们真的很担心,如果是的话,我们也应该担心吗?”

然而,如果新西兰联储“确实感到担忧”的话,其会后声明几乎没有给出任何迹象。

事实上,如果不知道新西兰央行刚刚降息50个基点的话,读到这份声明的人可能会认为,新西兰联储仍是按息不动。

该声明指出:“就业接近最大可持续水平,而通胀仍在我们的目标范围内,但低于2%的中点。”

“最近记录就业和工资增长改善的数据都是不错的。”

新西兰联储谈论的不仅是当前的经济状况,还有中期前景。

“在新西兰,低利率和政府支出的增加将支持未来一年需求的回升,”声明继续写道。“鉴于低利率和一些持续的产能限制,商业投资预计将增加,建筑活动的增加也有助于需求的回升。”

全球经济增长进一步放缓的风险加大

出人意料的大幅降息似乎是针对经济增长放缓的一种保险政策,而不是对已经发生事件的反应。

该声明称:“过去一年,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速有所放缓,而经济增长的不利因素正在加剧。”

作为一个小型、开放、自由的市场和贸易依赖型经济体—与澳大利亚相似,新西兰央行行长尤其担心贸易战的升级。

他们警告称:“会议成员指出,全球不确定性加剧正在减少投资,抑制贸易伙伴的增长。”

“这突显出全球经济增长出现更大或更长时间放缓的风险。”

因此,新西兰央行现在已经加倍降息,希望能在未来阻止更大幅度的降息。

他们不像澳大利亚央行在6月和7月宣布两次小幅降息,然后在本月暂停,并强烈暗示如有必要将进一步降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