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躲避近18个月来的赔付责任,寿险公司们查阅了15万澳大利亚人的就医记录。一个议会呼吁要增加“我的健康记录”的查看限制。

政府没有对这个建议作出回应,比如澳人在有人查看他们的就医记录时可以实时得到通知,但法律专家们已对进一步保护澳人权利的必要性发出了警告。

法律专家们表示,这个新的行业标准不会阻止保险公司查看澳人的就医记录,但可以减少拖欠保费或者拒绝赔偿的风险。

澳大利亚价值440亿的寿险行业正不受限制地获取澳人的医疗信息,而澳人越来越关注自己的就医记录。在政府将加入“My Health Record”的截止日期延长到今年1月后,有250多万人选择不使用这个数据库,但目前该系统仍然汇集了全澳90%的就医记录。

寿险公司可以随时获取这些记录,他们可以在客户已经同意的条件下,要求医生帮自己查看这个数据库。如果客户不同意披露自己的就医记录,寿险公司可能会拒绝赔付或者晾着不处理。

Maurice Blackburn公司的负责人乔希•门宁(Josh Mennen)表示,根据英国保诚保险监管机构根据审慎监管机构的索赔数据,自保险委员会去年3月报告以来,寿险公司已查阅了近15万投保人的就医记录。

他说:“根据我的经验,由于我们每年处理数百起此类索赔,保险公司通常都会要求一些医疗机构查询现有的医疗数据,找到可以避免索赔的空子。”

他表示,政府推行的“My Heath Record”刚好汇总了几乎全澳的医疗数据,这让寿险公司们更容易开展调查。

保险公司要求投保人在购买保险或提出索赔时,在他们的医疗记录上签字授权。一旦该授权协议被签署,医生便有义务提供信息。

乔希说:“这引发了人们对自己隐私的担忧,但真正让我担心的是,这种行为将促使消费者向医疗保健提供者隐瞒自己的医疗信息。”

企业和金融服务委员会(committee on companies and financial services)在去年发布了一份关于寿险行业的报告,提出了近50项建议。此前,联邦银行(Commonwealth Bank)旗下的CommInsure公司因不当理赔处理而引发了一个为期两年的调查。

政府未能在三个月内对委员会的建议作出回应。一位发言人表示,政府不会对这些建议作出正式回应。

议会委员会提议,禁止在保险合同中使用不公平条款。上周,在专员肯尼斯•海恩(Kenneth Hayne)建议将不公平合同法的适用范围扩大到寿险公司之后,约什•弗里登伯格(Josh Frydenberg)才公布了实施这一改革的立法草案。

金融服务委员会(Financial Services Council,FSC)和澳大利亚皇家全科医生学院(Royal Australian College of General physicians)也制定了一套新的行为准则,试图对获取医疗信息的途径进行监管。该准则已于上月生效。

但金融权利法律中心(Financial Rights Legal Centre)负责人亚历山德拉·凯利(Alexandra Kelly)在月8日表示,该准则并不符合议会委员会提出的要求。他说:“我认为关于澳人的就医信息将如何存储或如何共享等隐私问题根本没有得到解决。”

FSC政策负责人Nick Kirwin表示,整个行业都在努力尽可能多地保护病人的隐私,隐私法也非常严格。他说:“这个标准将确保人们非常清楚他们同意提供什么信息,可以很好地保护他们的隐私,并定期告知他们近期同意公开了什么信息。”

然而,在明年7月之前,FSC的新标准对行业成员来说都不是强制执行的,在它被纳入FSC更广泛的行为准则之前,违反这个新规则几乎不会受到任何惩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