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是经合组织中移民项目最多的国家之一,也是运行着全世界最大的难民项目的国家之一。

尽管近年来,澳大利亚的永久移民数量已有所下降,但叙利亚、伊拉克、缅甸和尼泊尔等国来澳的难民人数仍在不断增加。来自中国和印度的移民仍是每年新移民中人数最多的群体。

这些新来的人和所有的澳大利亚人都相信,在这个国家,会说英语是通往美好生活的直接道路。2015年澳大利亚国立大学(Australian National University)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92%的受访者认为,对于移民来说,拥有说英语的能力是成为真正的澳大利亚人的关键。

然而澳大利亚向移民教授英语的悠久而自豪的传统正受到威胁。

斯坎伦基金会(Scanlon Foundation)发表的一篇名为《澳大利亚的英语问题(Australia’s English Problem)》的新文章显示,澳大利亚最重要的移民语言学习计划AMEP(移民免费英语课)正遭受许多因素的困扰。

该项目中较年长的一批教师即将离职,而新的教师却迟迟未出现,在许多偏远地区,免费英语课程已濒临消失或者已经消失。最令人担忧的是,AMEP计划的学生人数已经从每年6万人下降到5.3万人。

AMEP的问题反映出澳大利亚正面临更广泛的挑战。这个国家只是喜欢移民带来的经济效益而没有准备好为移民和难民提供成功适应澳大利亚生活的学习项目?

也许最重要的就是英语项目。自1948年出现以来,AMEP已帮助大约200万移民和难民在这个新国家站稳脚跟,发出自己的声音。

然而,AMEP始终不仅仅是一个语言项目。20世纪40年代末,Bonegilla移民营(Bonegilla Migrant Centre)提供的英语课中每天都会有一个小时是讲澳大利亚人的生活方式的。

尽管AMEP为符合条件的移民和难民提供了510个小时的语言教学,但对于许多成年移民来说,这远远不够,他们无法在参加完这个培训后找到工作。许多学生在完成510个小时的英语学习之前就离开了。

针对这些问题,政府在2017年为AMEP引入了一种新的商业模式。同年6月,独立评估机构Social Compass向政府提交了一份关于该模型的报告。但即使在该报告发表之前,人们普遍认为,尽管新模式引入了一些有价值的改革项目,为新移民群体提供了更多的学习时间,但还是失败了。

随着过去两年学生人数的大幅下降,巨大的人员流动使该项目失去了许多教师和管理人员,这些人在安置移民方面拥有丰富的专业知识和决心。

目前学习英语的必要性可以说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更大。许多低技能的制造业岗位使得那些战后早期的移民在不懂多少英语的情况下也能获得工作,但目前这些工作大多已经消失了。如今,许多岗位,如老年人、儿童看护和酒店业,通常都要求员工具有一定的英语能力。就算是清洁工的工作也需要足够的英语阅读能力来看懂有害物质的标签。

还有一些移民是作为技术移民或其他移民的伴侣和父母来到澳大利亚的。他们中的一些人可能永远也找不到工作,但是他们仍然需要学习英语更好地在澳大利亚生活。

随着时间的推移,政府试图将英语学习的重点从安置移民转移到为他们找工作做准备。然而,AMEP从来没有被理解成一个就业计划。AMEP的学生中包含了各种各样的移民,从迫切希望工作或学习的18岁叙利亚难民,到永远也不会工作或学习的80岁的中国祖父母。

长期以来,移民和难民为澳大利亚做出了巨大贡献,他们的子孙后代可能还会做出更多的贡献。如果所有人都认为说英语的能力是成为一个真正的澳大利亚人的标志,那么政府必须采取更多措施,帮助新移民打开进入澳大利亚的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