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三明治连锁巨头赛百味(Subway)与不断变化的消费者习惯和艰难的零售环境作斗争之际,该公司在过去的四年中关闭了近十分之一的门店。

一份针对赛百味澳大利亚分公司的调查显示,许多加盟商声称,他们目前都很难盈利,对被迫支付的昂贵的店面改造费用感到不满,赛百味辨称,这些改造工作是为了挽救他们的业绩。

赛百味是澳大利亚门店数量最多的快餐连锁店,但在过去的几年里,赛百味一直在缩减规模。研究公司Technomic的数据显示,该公司今年的门店数量从2015年的1444家降至1311家,降幅为9.2%。

赛百味的营收也在下降。2017年赛百味澳大利亚的营收为7760万欧元(合1.281亿澳元),低于2016年的8840万欧元。

2015年,赛百味(Subway)创始人,亿万富翁弗雷德•德卢卡(Fred DeLuca)去世,赛百味宣传大使贾里德·福格尔(Jared Fogle)被判犯有儿童性侵犯罪。

赛百味的一位发言人表示,赛百味在澳大利亚有1353家门店,包括那些因装修而暂时关闭的门店,该公司并不想缩减门店数量。

他说:“预计在未来一年里,赛百味门店数量将会增加。”

那些追求健康的消费者正远离赛百味,这家餐厅也正利用“低碳水化合物”这一概念重新包装自己,还增加一些新的菜品,如面包卷和黑麦面包。

赛百味的发言人说:“在过去的10年里,我们的澳大利亚客人的口味和喜好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澳洲当地赛百味加盟商们表示盈利相当困难,他们中有一部分人正试着卖掉他们的店。

Commercial Real Estate网站列出了1225家售价从9.8万元到49.5万元不等赛百味加盟店。

许多加盟商都对赛百味很不满意,但由于害怕遭到报复,没有人愿意公开发言。

一位赛百味的加盟商以15万元的价格出售了她的店铺,这是她三年前加盟时的价格的一半。

她说:“我负担不起店内员工的工资了,我每周工作50到60个小时只是为了让这家店继续存活下去,有时候我压根就赚不了钱,特别是在下雨的时候,还有冬天,我现在压力非常大。”

此外,赛百味为了提振加盟商们萎靡不振的业绩要求对其门店进行翻修。

在美国,这些翻修的成本是由赛百味总部承担的,但在澳大利亚,这些成本将有加盟商自己承担。

加盟商们还表示,赛百味总部员工不断向他们推销新产品和新设备,加剧了他们的盈利压力。

一位加盟商投诉称,他们被迫通过可口可乐购买研磨咖啡机,每台机器的现金投资约为5000元,而现在这些机器基本上都报废了。

一位正在售卖店铺的加盟商表示,她买了一台咖啡机,但一天连一杯咖啡都卖不出去。

赛百味加盟商保罗•切尔尼亚科夫(Paul Cherniakov)在去年提交给议会的一份特许经营调查报告中表示,加盟商被迫以过高的价格购买劣质产品,只为获得赛百味的回扣。

这些产品包括赛百味洗碗液,超市卖的洗碗液每升1元,赛百味售价7元;在其他地方售价为30元的温度计,赛百味卖250元。

赛百味加盟店将收入的8%作为加盟费外加4.5%的广告费缴纳给赛百味。今年赛百味还推出了一款名为SubCard App的忠诚计划,加盟商们的成本现在又增加了。

加盟商们现在必须为该计划每月向赛百味支付49.90元,同时支付通过该计划销售的商品的总销售额的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