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亞的千禧一代平均每周要支付逾500元的公租房費。如今,在全世界風靡的合租趨勢也開始在澳大利亞興起。

澳大利亞的幾家本土公司已開始效仿美國的WeLive和Opendoor以及英國的Lyvly、Vivahouse和Collective等公司已開始針對市中心地區的年輕職場人提供一個靈活的租賃模式。

這種模式有什麼吸引力呢?

澳大利亞當地的獨居屋運營商UKO的共同所有人里斯•威廉姆斯(Rhys Williams)表示,靈活性是吸引許多租房者的關鍵因素。

他說:“對很多人來說,租房是一個長期選擇,但大家應該能享受出租屋的生活。現在的租房模式無法滿足年輕一代對租賃市場的需求,也沒有滿足整個租賃市場的需求。”

他表示,UKO團隊研究了海外合租房的例子,也查看了澳大利亞當地的租賃市場,最終選定了一套獨立的微型公寓,帶有公共設施,每周起租價525元。

這個獨居屋的面積約27平方米,裡面有小廚房和可調節的傢具。洗衣店是公用的,床單每兩周更換一次,住在這個公寓里的居民需要保持自己房間的整潔。

這裡的居民簽署的是會員協議而不是租約。每個居民平均住6個月。

會員權利包括互聯網和共享汽車的使用以及根據誠信系統上的得分獲得的裝水果和蔬菜的盒子,還會有由社區組織的居民自願參加的社交活動。

居民還可以企業一間有12個座位的餐廳就餐,里斯表示,事實證明,居民們很愛來這間餐廳吃晚飯。

他還表示,許多傳統的出租屋與年輕租戶真正想要和需要的背道而馳。

UKO的居民不僅包括千禧一代,還包括當地租房者和來自悉尼周邊或從海外來澳工作或學習的人。

里斯說:“我們很高興看到好幾代人都來我們這兒居住,並享受這種體驗。”

負擔能力的擔憂

他表示,該公司希望居民將支付的租金被視為一種“社交投資”,而不是僅僅是租房子的錢。

他說:“我們希望人們可以在這裡建立長久的友誼或職業關係。”

一位名叫Kay Thangarajah的來自悉尼的UKO居民表示,吸引她住在UKO的主要是社交方面的因素和靈活性以及便利性。

她說:“我在一個星期二看到了這處房子,然後在周日就搬進來了。我不用做任何事,電和互聯網就已經準備好了。這絕對是我班的最輕鬆的一次家,如果你想,你就可以出門社交,如果你不想,就可以呆在你自己的房間里。但我最喜歡的其實是了解和我一樣住在這棟樓里的人。”

她表示,對於從其他城市搬來的人來說,這裡的環境非常理想,雖然她最初的計劃是在這裡住六個月,但現在她覺得可能會住更長時間。

另一位居民丹妮爾貝克特(Danielle Beckett)最近搬到了悉尼,她在Instagram上發現了這種獨居屋。她說,“白手起家的社區”超出了她的預期。

她說:“我們都是年輕的上班族,所以你不用離開房子就可以找到人聊天,這很好。你可以享受社交生活,不必外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