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个绿党学生团体姗姗来迟地撤销了对抵制孔子学院的抗议活动的反对之后,澳洲学者汉密尔顿(Clive Hamilton)抨击澳洲大学校园里的左翼活动人士是一帮被中国共产党“当枪使的白痴”。

这位直言不讳的作者还呼吁情报部门调查在昆士兰大学抗议活动中与香港学生发生冲突的中国大陆学生是否违反了反外国干涉法,是不是遵照中国领事馆的要求行事。

汉密尔顿教授说,绿党和社会主义替代党(Socialist Alternative)的学生谴责抵制孔子学院的抗议活动是出于种族主义,还要求取消抗议,但这“不过是一种‘众人皆醉我独醒’的装腔作势”,他们压根不明白澳洲的民主自由正受到威胁。 

“他们是天真的激进分子,他们正在玩火,他们的手指很快就会被严重烧伤。”他告诉《悉尼晨锋报》和墨尔本《时代报》。

总部设在北京的孔子学院在澳洲高校内开设了13所文化和语言学院。

批评者称该组织是一个用于宣传意识形态和施加不恰当影响的平台,包括审查敏感的政治问题。

昆士兰大学的绿党团体在7月31日的抗议活动前签署了社会主义替代党起草的声明,称“我们担心这次抗议将进一步加深澳洲学生和中国留学生之间的民族主义分歧”。

声明说:“我们认为,由此前不曾受到过压迫的国内学生领导、在全澳各地举行的抵制孔子学院的抗议活动实在太过火了,是在煽动种族主义,针对普通中国留学生和中国工作者散播恐惧与怀疑。澳洲学生根本不受中国影响力的‘威胁’。”

汉密尔顿教授批评这份声明“奇葩”,反映出“他们真的不会分析形势”。

“这就像一种身份政治的兴奋剂,”他说,“只是为了标榜‘我比你更反对种族主义,我是如此反对种族主义,所以我要维护校园内的一个共产党组织,因为这是中国的,而我对澳洲过去的反华历史感到震惊’。”

但昆士兰大学绿党组织后来与这份声明保持了距离,九天后,该组织的书记斯帕克斯(Sean Sparks)称,该组织的立场“可能已经改变”。

近期,昆士兰大学的香港学生和中国大陆学生针对“反送中”发生冲突,在香港学生设立的支持民主的“抗议墙”多次遭到蒙面男子破坏之后,该大学被迫增加了夜间保安。

澳洲绿党发言人在一份声明中表示,该大学的绿党反对第三方的影响,包括通过孔子学院施加的影响,并“绝对支持所有学生抗议的权利”。

该发言人表示,该党“对昆士兰大学发生种族暴力事件的报导深表关注”,并表示“香港的政治压力不断上升,令我们所有人都非常关注,人们应该在校园内自由发表意见”。

内政部长达顿(Peter Dutton)拒绝表明是否会下令对昆大的抗议活动进行调查——包括参与校园纠纷的学生是否遵照中国共产党的要求行事。

昆大的一名发言人表示,该大学在与孔子学院谈判续约的过程中牢记反外国干涉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