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份新的報告發現,如果ATAR較低的澳洲男性選擇進入TAFE或職業學院學習工程、建築或商業等課程,而不是強行讀大學,將能夠在職業生涯中獲得更多收入。

在分析了成千上萬年輕人的學習和工作經歷後,格拉坦研究所(Grattan Institute)的研究員諾頓(Andrew Norton)和他的團隊發現,大多數只有文憑水平職業資格證書的男性,一生中的收入比ATAR只有65的男性大學畢業生更高。 

但諾頓表示,男性必須選對職業課程才能獲得比大學畢業生更多的收入。“帶來合理收入的不僅僅是職業文憑,主要是工程、商業和建築課程。”他說。

諾頓說,一些大學畢業生都找不到工作,特別是如果他們學習的是人文科學的通才學位。ATAR較低的學生尤其如此。

然而,ATAR較低的女性選擇職業學院而非大學,就不太可能獲得同樣的經濟效益了。該研究發現,由於ATAR較低的女性很少選擇工程或建築領域的職業課程,也就無法獲得高工資,所以她們不太可能通過放棄大學學位和上TAFE或職業學院來獲得經濟利益。

諾頓說,那些ATAR較低但堅持上大學的女性作出了正確的決定,因為很少有人會在職業學院選擇工程學等能夠帶來好工作的課程。

“很少有女性會在職業教育中學習工程,即使學了也往往結果不佳。這篇報告題為《風險與回報:職業教育在什麼時候能夠成為高等教育的良好替代品?》

“工程職業由男性主導,經常拒絕招收女性,而且在提供兼職工作方面缺乏靈活性。”

報告說,總的來說,那些ATAR較低的大學生在學習和職業生涯中更容易受到傷害。

“ATAR較低的學生,表現不如其他高等教育學生。報告稱,他們更有可能考試不及格並獲得低分,畢業後也比較難找到專業工作或賺取高薪。”

報告表示,中小學生可以從更好的職業建議中受益,這些建議可以更好地為他們提供有關高等教育選擇以及未來職業的個性化信息。它建議聯邦政府計劃的國家職業學院(National Careers Institute)審查當前公立學校和獨立學校提供的職業建議實踐。

該報告還說,職業教育的公共資金減少,近30%的職業教育科目沒有公共資金。職業文憑學生獲得職業教育與培訓學生貸款計劃的機會有限。

在過去的十年中,大學入學人數增加了三分之一以上,但這種增長是以犧牲職業教育為代價的,在過去五年中,在這些以技術為基礎的課程中,學生人數減少了43%。

許多家長仍認為大學才是「對的路」

儘管許多預計將很快變得更加重要的行業都存在人才短缺,但接受職業培訓的人數卻下降了。

據估計,到2023年,澳洲將需要多達100萬具有職業資格的工人。

職業學生的減少將成為本月晚些時候國家技能周的重點。該活動的創始人威克斯漢姆(Brian Wexham)表示,他認為變革需要來自父母。

“我們面臨著這樣的挑戰,很多很多家長仍然認為,孩子上大學才是對的路,可以獲得更充實和更好的職業生涯。對於一些人來說,這是真的,但當然不是每個人都這樣。”

但澳洲大學聯盟(Universities Australia)負責人傑克遜(Catriona Jackson)表示,ATAR並不能預測每個學生的命運,絕大多數進入大學的學生都能順利完成學業。

她說:“大學畢業生一生中平均可以多掙高達100萬元,失業率低於沒有高等學歷的人。九成大學生在畢業三年內獲得全職工作,五分之四的本科生從事專業或管理工作。在畢業三年後,大學畢業生的工資中位數為7萬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