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科技巨头华为已经放弃了其在维州耗资6000万元建立的研发中心,并把这个决定归咎于“当前的负面环境”以及近期联邦监管变化的不确定性。

关于澳洲应该如何应对中国崛起的争论愈演愈烈,华为悄然宣布将于下个月关闭其位于Burwood的研发中心,此举将导致15个高度专业化的工作岗位流失。

上周,通讯部长弗莱彻(Paul Fletcher)表示,从国家安全考虑,他不会解除禁止华为在澳洲出售其5G设备的禁令。

华为已在Burwood中心的软件上投资了6000万元,该中心用于澳洲和世界各地的电信网络。

“然而,由于目前的负面环境和最近联邦监管变化的不确定性,该公司不再对进一步投资澳洲研发业务充满信心。”华为在给维州贸易厅长帕库拉(Martin Pakula)的一封信中表示。

中国是维州的首要贸易伙伴,州长安德鲁斯特别重视双边关系,要求每一个内阁厅长都访问中国。

去年10月,维州成为澳洲唯一与中国签署谅解备忘录以加入“一带一路”的州。

帕库拉表示,任何工作岗位的流失都令人遗憾,华为做出这一决定令人失望。

“从维州的角度来看,我们通过包括‘一带一路’在内的互利项目,与中国保持着强大而不断深化的关系。”帕库拉说,“这个决定取决于华为,正如联邦政府与中国和中国公司的合作取决于堪培拉一样。”

北京最近也批评了去年年底在工党的支持下通过的“联邦援助和准入法案”,该法案允许安全机构和警察获得加密电信。

有人担心给予这些机构后门访问会削弱互联网安全性。

然而,华为政府和利益相关者关系经理胡利(Brent Hooley)否认新的加密法是关闭研发中心的原因。

“华为总部的决定并非基于某个特定因素,而是基于一系列问题。”胡利说,“所有研发投资决策都取决于整体市场需求和一般投资环境。”

胡利表示,澳洲业务的其他部分将不会受到影响。

“我们将继续推出Vodafone和Optus的4G电信设备,我们的企业业务(销售给企业、医疗服务提供商、矿商、运输运营商等)将继续,我们的消费业务(智能手机、智能手表、平板电脑等)将继续获得强劲投资。”

上周,自由党议员哈斯蒂(Andrew Hastie)声称中国对澳洲构成了根本性威胁,世界低估了这一威胁,就像它曾低估了纳粹德国的威胁一样。

华为澳洲主席罗德(John Lord)对此提出批评,表示:“中国的成长引起了一些人的担忧,我们已被卷入冷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