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科技巨頭華為已經放棄了其在維州耗資6000萬元建立的研發中心,並把這個決定歸咎於“當前的負面環境”以及近期聯邦監管變化的不確定性。

關於澳洲應該如何應對中國崛起的爭論愈演愈烈,華為悄然宣布將於下個月關閉其位於Burwood的研發中心,此舉將導致15個高度專業化的工作崗位流失。

上周,通訊部長弗萊徹(Paul Fletcher)表示,從國家安全考慮,他不會解除禁止華為在澳洲出售其5G設備的禁令。

華為已在Burwood中心的軟件上投資了6000萬元,該中心用於澳洲和世界各地的電信網絡。

“然而,由於目前的負面環境和最近聯邦監管變化的不確定性,該公司不再對進一步投資澳洲研發業務充滿信心。”華為在給維州貿易廳長帕庫拉(Martin Pakula)的一封信中表示。

中國是維州的首要貿易夥伴,州長安德魯斯特別重視雙邊關係,要求每一個內閣廳長都訪問中國。

去年10月,維州成為澳洲唯一與中國簽署諒解備忘錄以加入“一帶一路”的州。

帕庫拉表示,任何工作崗位的流失都令人遺憾,華為做出這一決定令人失望。

“從維州的角度來看,我們通過包括‘一帶一路’在內的互利項目,與中國保持着強大而不斷深化的關係。”帕庫拉說,“這個決定取決於華為,正如聯邦政府與中國和中國公司的合作取決於堪培拉一樣。”

北京最近也批評了去年年底在工黨的支持下通過的“聯邦援助和准入法案”,該法案允許安全機構和警察獲得加密電信。

有人擔心給予這些機構後門訪問會削弱互聯網安全性。

然而,華為政府和利益相關者關係經理胡利(Brent Hooley)否認新的加密法是關閉研發中心的原因。

“華為總部的決定並非基於某個特定因素,而是基於一系列問題。”胡利說,“所有研發投資決策都取決於整體市場需求和一般投資環境。”

胡利表示,澳洲業務的其他部分將不會受到影響。

“我們將繼續推出Vodafone和Optus的4G電信設備,我們的企業業務(銷售給企業、醫療服務提供商、礦商、運輸運營商等)將繼續,我們的消費業務(智能手機、智能手錶、平板電腦等)將繼續獲得強勁投資。”

上周,自由黨議員哈斯蒂(Andrew Hastie)聲稱中國對澳洲構成了根本性威脅,世界低估了這一威脅,就像它曾低估了納粹德國的威脅一樣。

華為澳洲主席羅德(John Lord)對此提出批評,表示:“中國的成長引起了一些人的擔憂,我們已被捲入冷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