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份新的报告显示,尽管住屋承受力恶化且工资停滞不前,但许多澳洲年轻人对房屋所有权表现出“盲目乐观”的态度。

而且,有更多年轻人甚至都无法独力承担租金,只好与人合租,或者带在父母家啃老,直到30多岁。

在联邦大选和两次降息之后,全澳各地的房地产市场开始复苏,但价格还没有下降到足以让许多首置业者进入市场。官方数据显示,与此相反,工资增长未能达到储行(RBA)的目标。

澳洲住屋和城市研究所(Australian Housing and Urban Research Institute)研究了年轻澳人在住屋问题上的理想与现实的差距。在接受调查的18至24岁年轻人中,32%的人认为他们能够在五年内拥有一套房屋,

大约36%的人认为他们将在5到10年内拥有房产。

该报告的作者之一,斯威本大学的高级研究员帕金森(Sharon Parkinson)说,其实很少有年轻澳人正在积极准备买房。

“比较年轻的年龄组会优先考虑他们的其他愿望,过好个人生活,住屋只是次要问题。”帕金森博士告诉Domain,“他们对前进方向存在更多的不确定性,也不知道该如何将这些问题整合到一起。”

“他们对未来保持开放的态度,而不是精心计划买房。”

帕金森博士指出,随着年龄较小的澳洲人进入25至34岁的下一个年龄段,他们会变得不那么乐观,因为完成高等教育并进入就业市场会使他们在财务方面重新现实起来。

“他们对自己的住屋未来一直保持乐观,”她说,“在成年早期,我们发现了更多关于积极计划的证据,但随后我们发现了愿望与现实的差距越来越大。”

甚至连租房也越来越遥不可及。18至24岁的人中只有17%独立生活,三分之二的人仍与父母同住。

25至34岁年龄组有三分之一不是独立租房,要么与父母住在一起,要么和人合租。

“以前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情况。无论父母是工薪族还是中产阶级,年轻人都有能力买房,也有这样的愿望。但情况似乎真的在转变。”帕金森博士说。

报告发现,租房者经常被要求搬家,他们的短期愿望集中在寻找一个稍微更好一点的居住地点,而并没有上进或争取买房的打算。

格拉坦研究所(Grattan Institute)家庭财务项目主管科茨(Brendan Coates)表示,随着时间的推移,在10年内买房的目标变得越来越不可能。

“首付的障碍随着时间推移变得更高,”他说,“早在1990年代,平均收入的澳人只需6年就能攒够收入,但现在需要9-10年,悉尼和墨尔本需要更久。”

尽管最近几年房地产市场降温,但悉尼的屋价中位数仍为103万元,墨尔本为818,237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