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吶!

剛剛小微看到一個令人震驚的新聞:

澳洲的賽百味也快開不下去了!短短5年已經有近1/10的門店都關門了還有1/10的門店正在出售

媽呀!

澳洲的經濟已經不景氣到這種地步了嗎?

連賽百味都要撐不住了?!

要知道,按門店數量來算,

賽百味可是澳洲最大的快餐連鎖品牌比麥當勞和肯德基的門店還要多!

但是赤裸裸的數據卻顯示,在過去幾年,

賽百味在澳洲的門店數量連年減少

一路從2015年的1444家、2016年的1415家2017年的1385家2018年的1350家減少到了今年的1311家

短短5家門店數量銳減了9.2%!

也就是說,

已經有近1/10的門店都關門大吉了而且還有近1/10的門店正在關門的途中

Commercial Real Estate網站顯示,

目前全澳有125家賽百味門店正在出售,價格從$98,000到$495,000不等。

其中一個門店只賣$150,000,

比店主3年前買的時候便宜了一半!

虧本一半也要賣,看來是真的經營不下去了啊。

受其影響,賽百味的營收也在逐年下滑

2016年是1.459億澳元,到了2017年就減少到了1.281億澳元

更重要的是,這種情況在全球都有!

《紐約時報》最近的調查就指出,

美國賽百味的收益也在下滑門店數量也在銳減

 曾經的賽百味有多輝煌?

說起賽百味,那也是有54年歷史的“高齡老店”了!

1965年,17歲的Fred DeLuca剛剛高中畢業,當時年紀不大的他,野心可不小。

在和一位名叫Peter Bush的家庭朋友商量之後,倆人就在美國的Bridgeport Connecticut 開了他們第一家三明治店。

名字叫做Pete’s Super Submarine

沒想到,倆人做的三明治,非常受到當地人歡迎,三年間,兩個開了不少分店。

在1968年的時候,兩個人三明治店的名字,改成了Subway。

他們當時售賣的三明治,以新鮮健康為主打。

不同於一般的已經做好的三明治,Subway的三明治,就當著客人的面製作完成。

和今天的Subway製作方法一模一樣!

到了1983年,他們的Subway,已經為了全美第一的三明治店。

這兩位兄弟,當時也是也緊盯着澳洲市場。

於是在1988年的時候,他們在澳洲的珀斯,開了第一家澳洲的賽百味店。

自那之後,賽百味三明治的味道,就在澳洲老鐵們的味蕾上,生根發芽啦!

澳洲的大媽大爺們,為之瘋狂!

澳洲的小年輕們,為之鼓舞!

所以說起賽百味在澳洲的地位就好比大娘水餃在中國的地位

光在靠近墨爾本市中心的地方,就有20家門店!

在2017年的時候,賽百味還花費了整整$14.2億,進行了澳洲店面的全新升級,以及全澳範圍的菜品擴大。

就為了和KFC、McDonald和Pizza Hut爭奪市場份額!

據估算,兩年前賽百味在澳洲就有了$190億的市值,佔據全澳7.4%的快餐市場。

而當時,Subway對於整個市場的估計,也非常樂觀。

他們認為:全世界的人都開始更關注健康,而除了賽百味以外,其他的快餐店主打的都是快捷便利,並沒有將健康考慮進去。

而賽百味的品牌形象就是健康的言下之意是:在座的各位不是我說,你們都是垃圾

曾經,小S就把賽百味當做減肥餐來吃,當時她說:

還有一位大哥,每天只吃2個賽百味三明治,最後成功減肥100多公斤…

在所有人眼裡,賽百味是健康減肥的新代表。它的市場表現,曾經也非常良好。

在近20年里,美國的《企業家》雜誌,評選的“特許經營機構500強里”,賽百味一直都排名前5,大多數時刻都保持在第3的位置,僅次於麥當勞和星巴克。

當時人們都相信:在未來,賽百味一定會有更加廣闊的發展空間

結果短短几年,賽百味就物是人非了…

 賽百味為何賽不下去了?

從當初的全澳最大、到如今的江河日下,賽百味為啥會越過越不濟呢?
許多華人朋友就幫賽百味分析了原因。

首先,三明治都是冷的。這讓出門旅遊都得喝口熱水的華人老鐵們,怎麼能下得去嘴呀?

冬雨嘩嘩,冬雨嘩嘩,一碗熱騰騰的牛肉麵,和冷冰冰的三明治之間選誰?自然不言而喻了…

其次,在澳洲,點一個賽百味三明治,實在太考驗詞彙量了。

第一步:得把麵包選出來。是選wheat好呢?還是選Oat好呢?Italian和Italian Herbs的區別是啥?

第二步:得把起司選出來。可Monterey Cheddar放在面前找人跟讀,都不見得字正腔圓啊。

第三步:選蔬菜。腌黃瓜怎麼說?

第四步:選醬。Light Mayo和Ranch Mayo到底是什麼馬油?

第五步……已經氣絕身亡…

所以對於華人來說,雅思口語沒有個7分,吃頓賽百味彷彿進了考場啊…

當然,除了這些,還有兩個更重要的原因。

01 消費者口味變化

賽百味的一位發言人說,“過去10年,澳洲消費者的口味和喜好都發生了變化,他們對於午餐的選擇也發生了改變。”

如今大家更注重健康的飲食,對於各種快餐和垃圾食品都敬而遠之了。

這導致賽百味的客流量大不如前

02 加盟商入不敷出

本來客流量少了,加盟商的日子就不好過,但是這時候,

賽百味還一再逼迫加盟商花重金搞店鋪裝修

裝就裝吧,你出錢也行。

畢竟在美國,門店裝修費用就是由賽百味承擔的。

但是在澳洲,

這筆錢得加盟商自掏腰包

更讓加盟商氣憤的是,門店裝修只能找經過賽百味許可的裝修商,而他們的價格

比其他公司高出了一倍!

一位加盟商表示,光是裝修費就要花掉大約$200,000

“太貴了,我承擔不起,我現在已經負債纍纍,如果我再從銀行借錢,我真的還不起,這生意沒法做了,我快崩潰了。”

除了裝修,

賽百味還時不時地就搞出新產品然後要求加盟商必須購買

一位加盟商說,之前公司讓他們花$5000買了咖啡機,但是每天連一杯咖啡都賣不出去,後來這咖啡機就成了擺設,錢也打了水漂。

另外,賽百味還向加盟商賣各種高價商品,比如$7一升的洗碗液,而超市裡只賣$1

還有$250一個的溫度計,外面的同等商品只要$30

最讓加盟商受不了的是,今年賽百味又搞了一個SubCard App。

加盟商每個月要花$49.90,外加總銷售額的1.9%來使用這個APP,一年下來差不多就要花一萬刀

本來就不賺錢還要到處花錢逼得加盟商快要瘋了

一位加盟商說,“為了這個店,我每周工作50-60個小時,有的時候根本不賺錢。我現在壓力非常大。”

無奈之下,一些加盟商只能選擇把門店賣掉

這大概也是賽百味門店數量不斷減少的一個原因。

同樣也是這個原因,澳洲最大的烤雞連鎖店——Nando’s最近也官宣:

1/5的門店都沒了…

在Nando’s250家註冊門店中,55家已經關門了。

維州關了21家門店
新州關了16家昆州關了14家
首領地關了2家
西澳關了2家

這些關店的門店,最後都會在網頁上留下一句:

對不住這家飯店已經逃離了!

連告別都和Nando’s過往的風格一樣中二搞笑,實在是讓人飆淚啊!

當然,撐不住的也不止賽百味和Nando’s。

在整體經濟形勢不景氣的大背景下,其他店也撐不住。

今年,Big W由於接連虧損,計劃關閉全澳30家門店

明年1月,位於悉尼的3家門店可能首先關門;

David Jones也因為連年賠錢,光是去年就賠了$7.125億,所以今年宣布大規模裁員120人。

其中墨爾本總部辦公室裁員30人,其他郊區部門裁員90人。

而老對手Myer也由於業績不佳,股票市值在2015-2019年的5年里蒸發了90%!

今年,Myer也陸續關閉了位於昆州的兩家門店,並且會繼續縮小經營面積。

與此同時,澳洲四大行也都釋放了裁員計劃。

其中,

澳洲國民銀行宣布2020年前裁員6000人,佔據全行員工的18%;

澳洲聯邦銀行計劃秘密裁員10000人

澳新銀行計劃在未來3年,再裁掉1/4的員工(大約8000人);

就在剛剛,Target也宣布要裁減80名員工。

當然,只是關閉部分門店或者裁員的還算好的。

自今年年初以來,已經有一連串的零售商撐不住澳洲的經濟寒冬,

或徹底倒閉或離開澳洲了!

今年7月2日,英國最大的百貨公司之一Debenhams宣布,

將在2020年初關閉開在墨爾本ST Collins Lane的澳洲唯一門店

今年5月9日,全球著名的非營利性慈善機構樂施會(Oxfam)澳洲分部宣布,

從6月份開始關閉在澳洲的所有零售業務包括全部門店(8家)和線上零售店

今年4月5日,位於悉尼的Huggies(好奇)紙尿褲製造廠宣布:由於澳洲的人工成本太高,所以要離開澳洲去亞洲,也許是中國,也許是韓國

今年3月15日,備受大朋友和小朋友喜愛的美國玩具連鎖品牌Build-A-Bear Workshop澳洲分公司宣布進入自願託管程序

今年1月31日,澳洲美妝連鎖巨頭、有“澳洲美妝之王“稱呼的Napoleon Perdis進入自願託管程序

今年1月25日,澳洲本地標誌性運動品牌之一、世界運動壓縮裝備的領導品牌Skins宣布倒閉。

今年1月15日,擁有25年歷史的澳洲本土男士服裝Ed Harry宣布進入自願託管程序。

今年1月9號,知名國際護膚品品牌Crabtree & Evelyn(中文名瑰珀翠)宣布關閉澳洲的所有銷售門店,徹底告別澳洲。

以上這些還只是今年的。

如果我們盤點一下過去幾年那些或離開澳洲、或徹底倒閉的零售品牌,會發現這個名單更長更恐怖!

其中包括:

澳大利亞著名男裝品牌Roger David

澳大利亞著名服飾品牌Sambag

全球服裝連鎖品牌Esprit

全球最大的玩具連鎖品牌Toys R Us

高檔巧克力店及咖啡館Max Brenner

維州最大的連鎖零售肉鋪Tasman Meat

國際快時尚連鎖品牌Top Shop

國際快時尚連鎖品牌Gap

澳洲最具代表性的本土輕奢品牌之一Oroton

澳洲女裝品牌David Lawrence

澳洲男士襯衣品牌Marcs

童裝品牌Pumpkin Patch

電子零售商Dick Smith

家居用品Howards Storage World

鞋類品牌Payless Shoes

五金零售商Masters

(向下滑動查看更多)

 澳洲零售業處於30年來最糟糕的水平!

每次有零售品牌倒閉的時候,大家都會感嘆:澳洲的零售業,慘啊!

問題是,到底有多慘呢?
最近,官方給出了答案:

澳洲的零售業正面臨自1991年以來最糟糕的情況!

這個結論是澳洲NAB銀行近期發布的商業環境指數月度報告給出的。
根據這份針對全澳400家公司的報告顯示,儘管聯邦大選後澳洲政府降低了個人收入稅,澳洲聯邦儲備銀行也接連降息,但是,並沒有什麼卵用。

整個7月份,商業信心指數和商業環境指數和6月份相比沒什麼變化。

報告認為,這說明,澳洲的商業領域已經失去了自2018年初以來的增長勢頭,而且短期內都沒有改善的跡象。

這其中最糟糕的就是零售業了。

整體的零售額目前處於自1990-1991年衰退以來的最低水平!

就連2008年金融危機的時候,都比現在要好。

現在的零售業可以說是“慘不忍睹”啊。

銷售額下降,很多零售商的利潤也一再縮水。

這其中表現最差的就是汽車零售業了。

其次是食品零售和家庭用品的銷售。

沒辦法,物價飛升、工資不見漲,地主家都沒有餘糧了,大家都勒緊褲腰帶過日子,哪還敢任性地買買買呢?

NAB的首席經濟學家AlanOster表示,“從未來的發展跡象來看,短期內情況都不會好轉。

“商業活動失去增長勢頭,通脹水平依然很低,這說明,我們的經濟需要進一步的刺激。”

“我們預計,澳聯儲還將進一步降息,另外政府也需要提供一些財政支持,刺激經濟增長。”

只希望政府的刺激手段能夠行之有效,否則以後我們想吃雞、吃三明治,可能都吃不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