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P Capital首席经济学家奥利弗(Shane Oliver)表示,“(美国经济衰退) 的风险有所上升,但我认为,未来12个月,这一风险可能在30%左右。澳大利亚经济衰退的风险较低,可能为20%至25%。”

近四成的澳大利亚人甚至不是出生于1991年,而尽管恨天高的房价和生活成本的压力意味着这里并不完全是千禧一代的乐土,30年已经没有出现过经济衰退,现在的年轻人是不知道他们有多幸福。衰退的定义为,连续两个季度的经济出现负增长。

“那段时间相当黑暗,”奥利弗说。“许多金融机构陷入困境,许多规模较小的机构破产,尤其是在维州。墨尔本银行发生过挤兑事件,四大银行中的两家不得不接受救市,失业率从6%左右飙升至10%以上。”

房价暴跌,一些城市的空置率飙升至20%。与此同时,维州和南澳的制造业正在大规模裁员。

“他们经常被称为‘铁锈地带州’,”奥利弗说。“这导致许多澳大利亚男性在55岁时就拿解雇金,再也找不到工作。一旦解雇金用完,他们就要申请社会保障福利,最终领养老金。”

经济衰退风险增加

全球股市本周陷入大混乱,此前一项重要的衰退警告信号亮红灯,即10年期和2年期美国国债之间的所谓“收益率曲线”短暂反转。

在正常情况下,投资者在寻求一个安全的地方来存放他们的现金,应该能够在10年期债券上获得比2年期债券更好的回报,或者说收益率——你把钱锁定的时间更长,所以你自然希望获得更好的回报。

然而,如果投资者认为金融危机即将来临,每个人都想购买超级安全的10年期债券。供给和需求推高了价格,就像公司的股票一样,这意味着同一种债券每元的回报率更低。

周三,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一度低于2年期,这是自2007年以来的首次。在过去50年里,该指标准确预测了经济衰退,也导致全球股市惨糟血洗。

标准普尔(S&P)本周估计,美国未来12个月陷入衰退的几率为30%至35%,高于上一季度的25%至30%。

该评级机构周五表示:“贸易方面的不可预测性以及工业疲弱导致的全球环境恶化,是保持高度警惕的关键原因。”

然而,奥利弗博士认为,收益率曲线作为经济衰退的预测指标“存在几个问题”。他说:“有时这是一个错误的预测,它可能会逆转,不会出现像1998年那样的衰退。”

“其次,收益曲线反向与实际发生的衰退之间的差距可能相当大,差距平均在19个月,所以如果现在出现反向,2021年初之前不会出现经济衰退,因此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他表示,其它因素可能意味着,这一预测不如过去可靠,其中包括美国政府压低收益率的量化宽松计划,以及日本和欧洲非常低的债券收益率,进一步增加了对美国债券的需求。

他承认,美中贸易紧张加剧了风险,但“美国经济衰退并不意味着我们也会衰退”。

“过去20年,我们设法避免了美国经济衰退,”他说道。

这是多种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尤其是浮动的澳元和最近中国对澳大利亚自然资源的需求。

他说:“通常当世界其他国家陷入困境时,澳元就会贬值,这使我们更具竞争力。”

奥利弗认为,尽管中国政府的刺激计划远不及2008年至2009年的水平,但仍足以支持对澳大利亚煤炭和铁矿石的需求。

澳大利亚央行副行长德贝尔(Guy Debelle)周四在悉尼举行的年度“澳大利亚风险会议”上发表演讲时,也做出了类似的评估,预计澳大利亚将不会受到中国的影响。

“我们出口资源,而不是微芯片,”他说。“虽然澳大利亚经济经常被视为与中国息息相关,但澳大利亚经济的主要风险敞口是中国国内经济,而不是中国的对外领域。中国经济的对外领域一直以来受贸易争端的影响最大。”

由于这一外部领域面临压力,中国政府采取了刺激国内经济的措施,“针对中国经济的钢铁密集型领域,尤其是基础设施领域”。

“这提振了对煤炭和铁矿石的需求,”德贝尔表示。

“中国为抵消贸易争端而采取的国内刺激措施,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澳大利亚经济的短期增长,并显著减轻了贸易争端对我们的影响。这种状况能持续多久,将取决于中国国内刺激措施的有效性和持续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