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法律专家称,政府的新全球人才计划签证只是一个“用来搞宣传的政策”,并表示新计划仅仅只是用来纠正此前取消457签证和搞砸了新技术移民签证的错误,政府不该为此受到称赞。

上周,联盟党宣布,每年为5000名签证申请人推出一项快速通道计划,名为全球人才独立计划(GTIP),旨在吸引最优秀和最聪明的人才。

此前,政府宣布正在制定全球人才雇主赞助签证(GTES),尽管在为期12个月的试点期间,只有20多人根据此签证计划来澳。

新项目得到了科技界一些人的欢迎,但Hammond Taylor的合伙人泰勒(Jackson Taylor)告诉澳洲金融评论报(AFR),新计划只是“搞宣传用的,没有任何效果”,将与企业家签证和GTES一样无效。

“如果没有取消457签证,这一切本来都没必要。457签证就涵盖了这个领域……而在现行制度下,要引进数据科学家等人才的问题在于,系统中没有有数据科学家的代码,你只能把他们归在商业管理或研究科学家的项目之下。”他说。

联邦政府2018年初废除了457签证,担心它被用来引进廉价外劳,而非补充本地短缺的技术人才。

泰勒表示,尽管GTES项目在试行的12个月内申请人数很少,但仍需好几个月才能走完流程。

泰勒和他的制药公司客户选择使用GTES计划,而不是目前的技术移民签证项目,是因为根据现有的澳洲和新西兰标准职业分类(ANZSCO)清单,根本没有适合这名员工的工作类别。

“虽然这个人年薪25万,有30年的经验和博士学位,但却花了几个月的时间,”泰勒说,“我们简直无法置信,但还是得这么做,因为他的职业不适合典型的分类,加上申请人已经55岁,不愿意在没有明确永居途径的情况下移民来澳。”

内政部依据这份名单来评估熟练技术移民的签证申请,但根据GTES和GTIP计划,申请人无需加入名单上的任何工作类别。

泰勒与GTES打交道的经验与Q-CTRL创始人比尔克博士(Michael Biercuk)截然不同,他最近申请GTES只用了24小时就获得批准。

与泰勒先生一样,Ethos Migration Lawyers的主管迈科普洛斯(Peter Michalopoulos)表示,如果不是因为取消457签证后的改变,新的签证计划根本没有必要。

他说到目前为止,他还没有帮人申请过GTES计划,因为他负责的大多数小公司都认为该计划太贵了,而且障碍太多。“在这个过程里,你需要证明比如这个人的技能是否可以转移到澳洲,并证明你曾试图招聘本地人。而且成熟企业过去两年的营业额必须达到400万元。”他说,“第二大问题是成本问题。我们的客户至少要花费1.3万元来完成一个人的签证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