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份报告称,如果没了中国学生,澳大利亚的大学可能会难以存活。

去年,教育是澳大利亚出口中国最大的服务业务,价值117亿元,占出口总额的近10%。

在澳大利亚,几乎每10名国际学生中就有4名学生来自中国。据报道,由于澳大利亚的大学降低英语水平的测试要求,所以他们可以继续录取大量的中国学生。

英语世界中,没有哪个国家如此依赖中国学生。

独立研究中心(Centre For Independent Studies)担心,如果中国经济放缓,留学生减少,澳大利亚的大学可能会崩溃。

他们说:“他们现在就应该采取行动,通过提高入学标准减少国际学生的入学人数,来降低收入突然暴跌的风险。”

报告作者、悉尼大学(University of Sydney)政治社会学家萨尔瓦托•巴伯恩斯(Salvatore Babones)表示,如果国家资助的高等教育机构受到中国学生入学人数下降的冲击,纳税人将不得不为此承担责任。

他在他的一份名为《中国学生留学潮以及给澳大利亚的大学带来的风险(The China Student Boom and the Risks It Poses to Australian Universities)》的报告中写道:“为追求高风险、高回报的国际增长战略,澳大利亚各大学正在用纳税人的钱进行一场价值数十亿元的赌博,而这一战略最终可能被证明不符合他们的公共服务使命。此外,这些大学不是在拿自己的钱冒险,而是在拿公众的钱和公众的信任冒险。”

截至去年12月,共有152,712名中国学生在澳大利亚注册入学,占所有国际学生的38.2%。

去年,高校中国学生人数的增长出现放缓,给许多高校的收入带来了风险。

在澳大利亚的大学里,留学生占学生总数的四分之一。

与澳大利亚学生可以推迟缴纳学费直到毕业不同,国际学生提前支付学费,这使他们成为大学收入的重要来源。

许多高校中大部分学生都是外国学生,包括皇家墨尔本理工大学(外国学生比例50.6%)、伍伦贡大学(外国学生比例51.1%)和维多利亚大学(外国学生比例55.2%)。

在新南威尔士大学(University of New South Wales),中国学生占国际学生人数的68.8%,缴纳的学费约为4.46亿元。

悉尼大学的中国留学生占留学生总数的66.7%,总收益高达5.34亿元。

巴伯恩斯教授表示,如果澳大利亚和中国发生重大政治争端,移民政策发生变化,人民币贬值,中国经济放缓,澳大利亚的大学将陷入困境。

他在报告中写道:“出于宏观经济风险等因素,中国留学生的入学情况极其不稳定。”

他表示,即使一些国际学生缺乏熟练的英语听说读写能力,许多大学也在收他们。

他说:“澳大利亚大学国际学生的英语水平引发了许多问题,同样的课程,国际学生比国内学生支付的学费要高得多,这一事实促使许多大学为容纳国际学生而降低本地招生人数和学术标准。”

  

更多  又来!澳洲街头惊现中国“城管执法”车!香港人很担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