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企业监管机构正准备首次动用新的干预权力,阻止或限制两种外来金融产品的销售。

澳大利亚证券和投资委员会(ASIC)正寻求禁止出售二元期权(binary options),在伯利兹和塞舌尔等管理水平较低的司法辖区,这类产品通常是通过锅炉房(boiler room)式的离岸业务运营的网站出售。

ASIC还打算限制向零售客户出售差价合约(通常称为CFDs)。

ASIC周四发布了一份咨询文件,内容是关于利用其产品干预权力,解决其所称的“场外二元期权和价差合约对零售客户造成的重大伤害”。

ASIC实施的任何限制都将对CMC Markets、IG Markets和Interactive Brokers等产品的本地供应商产生影响。

二元期权允许人们在短时间内对“资产”(如上市公司的股票)或特定货币或商品(如黄金)的价格“下注”。也就是说交易者永远不必实际买卖相关资产、货币或大宗商品。

差价合约是一种关于某项资产的开盘价与收盘价之差的合约,例如上市公司股价的变动或汇率的变动。

《时代报》和《先驱太阳报》近年来报道了一系列涉嫌二元期权的骗局,该监管机构目前正在对一起澳大利亚人落入TitanTrade骗局案进行调查。

在ASIC获得冻结令之前,澳大利亚投资者已经向TitanTrade投入了400多万元。ASIC称,TitanTrade的客户无法从TitanTrade提款,该网站对弱势人士使用了高压销售策略,其中包括一些有严重健康问题的人。

ASIC的一项评估发现,仅在2018年,80%的二元期权交易客户亏损,而72%的差价合约交易客户亏损。ASIC发现,差价合约或二元期权交易员在澳洲的平均年收入为3.7万元。

ASIC市场监管高级执行主管奥尔德里奇(Calissa Aldridge)称,发行商已在广告上支出1.31亿元,而供应商则向介绍人支付了2.8亿元,他们在这些营销策略和激励措施非常积极。

奥尔德里奇还表示,除了报纸或火车站广告牌等传统营销形式,他们还通过约会网站和家长群进行营销。

她说,ASIC担心这些产品正对普通消费者造成“明显伤害”。

谈到二元期权,奥尔德里奇称,“我们没有看到一个合法的服务,在我们看来,这是一种赌博产品。”差价合约不会被完全禁止,因为这些产品将被用作投资工具。

ASIC的数据显示,澳大利亚二元期权和差价合约市场正在迅速增长,客户数量在过去两年中翻了一番以上,达到100万客户(其中99%为零售客户,大多数位于海外)。

这些产品的授权发行商去年与客户进行了6.75亿笔交易,今年早些时候持29亿元客户资金用于交易。

ASIC的一项评估发现,2018年澳大利亚二元期权交易总收入为4.9亿元,差价合约为15亿元,收入“在很大程度上可以归因于客户净亏损,以及向客户收取的手续费和其它费用”。

同时,差价合约发行者在追加保证金后自动平仓930万户,逾4.1万户的差价合约交易账户出现负余额。

ASIC计划禁止向零售客户发行和分销场外二元期权,并对向零售客户销售场外差价合约实施新的限制。拟议中的差价合约限制措施包括实施杠杆限制、规范差价合约保证金催缴操作、保护散户客户免受交易账户余额为负的风险,以及提高透明度。

ASIC市场负责人扬科(Greg Yanco)表示,ASIC预计行业将会进行回应,特别是差价合约发行商,他们会辩称自己是良好的供应商,而且有行业规范。

“这是产品设计的问题,目前我们正在制定一项行业规范,但在进行了研究后,我们认为这还远远不够。”

ASIC的咨询期将于2019年10月1日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