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亞企業監管機構正準備首次動用新的干預權力,阻止或限制兩種外來金融產品的銷售。

澳大利亞證券和投資委員會(ASIC)正尋求禁止出售二元期權(binary options),在伯利茲和塞舌爾等管理水平較低的司法轄區,這類產品通常是通過鍋爐房(boiler room)式的離岸業務運營的網站出售。

ASIC還打算限制向零售客戶出售差價合約(通常稱為CFDs)。

ASIC周四發布了一份諮詢文件,內容是關於利用其產品干預權力,解決其所稱的“場外二元期權和價差合約對零售客戶造成的重大傷害”。

ASIC實施的任何限制都將對CMC Markets、IG Markets和Interactive Brokers等產品的本地供應商產生影響。

二元期權允許人們在短時間內對“資產”(如上市公司的股票)或特定貨幣或商品(如黃金)的價格“下注”。也就是說交易者永遠不必實際買賣相關資產、貨幣或大宗商品。

差價合約是一種關於某項資產的開盤價與收盤價之差的合約,例如上市公司股價的變動或匯率的變動。

《時代報》和《先驅太陽報》近年來報道了一系列涉嫌二元期權的騙局,該監管機構目前正在對一起澳大利亞人落入TitanTrade騙局案進行調查。

在ASIC獲得凍結令之前,澳大利亞投資者已經向TitanTrade投入了400多萬元。ASIC稱,TitanTrade的客戶無法從TitanTrade提款,該網站對弱勢人士使用了高壓銷售策略,其中包括一些有嚴重健康問題的人。

ASIC的一項評估發現,僅在2018年,80%的二元期權交易客戶虧損,而72%的差價合約交易客戶虧損。ASIC發現,差價合約或二元期權交易員在澳洲的平均年收入為3.7萬元。

ASIC市場監管高級執行主管奧爾德里奇(Calissa Aldridge)稱,發行商已在廣告上支出1.31億元,而供應商則向介紹人支付了2.8億元,他們在這些營銷策略和激勵措施非常積極。

奧爾德里奇還表示,除了報紙或火車站廣告牌等傳統營銷形式,他們還通過約會網站和家長群進行營銷。

她說,ASIC擔心這些產品正對普通消費者造成“明顯傷害”。

談到二元期權,奧爾德里奇稱,“我們沒有看到一個合法的服務,在我們看來,這是一種賭博產品。”差價合約不會被完全禁止,因為這些產品將被用作投資工具。

ASIC的數據顯示,澳大利亞二元期權和差價合約市場正在迅速增長,客戶數量在過去兩年中翻了一番以上,達到100萬客戶(其中99%為零售客戶,大多數位於海外)。

這些產品的授權發行商去年與客戶進行了6.75億筆交易,今年早些時候持29億元客戶資金用於交易。

ASIC的一項評估發現,2018年澳大利亞二元期權交易總收入為4.9億元,差價合約為15億元,收入“在很大程度上可以歸因於客戶凈虧損,以及向客戶收取的手續費和其它費用”。

同時,差價合約發行者在追加保證金後自動平倉930萬戶,逾4.1萬戶的差價合約交易賬戶出現負餘額。

ASIC計劃禁止向零售客戶發行和分銷場外二元期權,並對向零售客戶銷售場外差價合約實施新的限制。擬議中的差價合約限制措施包括實施槓桿限制、規範差價合約保證金催繳操作、保護散戶客戶免受交易賬戶餘額為負的風險,以及提高透明度。

ASIC市場負責人揚科(Greg Yanco)表示,ASIC預計行業將會進行回應,特別是差價合約發行商,他們會辯稱自己是良好的供應商,而且有行業規範。

“這是產品設計的問題,目前我們正在制定一項行業規範,但在進行了研究後,我們認為這還遠遠不夠。”

ASIC的諮詢期將於2019年10月1日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