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着東南亞國家與中國之間的關係日益緊張,澳洲總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選擇支持越南。

莫里森成為25年來第一位訪問越南的澳洲總理,他在河內舉行的商務晚宴上反對印度太平洋地區的“脅迫”。

雖然他沒有直接點名中國,但他表示,澳洲將支持越南維護自己的主權。 

在中國石油勘探船和海岸警衛隊本周進入越南專屬經濟區之後,河內與北京的關係面臨巨大壓力。

與此同時,美國指責中國侵入越南領海是一種脅迫和欺凌。

莫里森在晚宴上說,澳洲和越南都想要一個開放、包容和繁榮的印度太平洋地區。

他在周四晚上表示,我們與印度太平洋地區有着共同的願景,我們尊重彼此的主權和獨立。“因為如果我們允許任何鄰國的主權或獨立遭到脅迫,那麼我們都會被削弱。”

莫里森說,我們對彼此的承諾以及我們對安全和繁榮的共同願景從未如此強烈。

在河內和胡志明市設有校區的皇家墨爾本理工大學(RMIT)、澳盛銀行(ANZ)和物流巨頭Linfox都派代表出席了晚宴。

澳洲和越南之間的雙向貿易自2012年以來翻了一番,2018年增長到創紀錄的145億元,同年澳洲和越南升級為戰略合作夥伴。

莫里森在一份聲明中說,我們的重點將是加強兩國之間的經濟、安全和人員之間的合作。“我們還將討論保護海洋的重要性,包括防止塑料污染和非法捕魚。”

越南正在尋求澳洲的支持,以確保通過南海的貿易自由流動,包括保持航行自由。

澳洲戰略政策研究所執行主任詹寧斯(Peter Jennings)表示,澳洲和其他國家重新承認自由和開放的海洋將有助於打擊中國壟斷國際水域的做法。

詹寧斯說:“南海需要的是許多除中國以外的國家來行使航行自由,共同努力,進行軍演,派國防部隊在海上、海底和空中進行各種事情。”

本月澳洲、美國和日本均承諾維護全球規則並確保各國“能夠抵禦脅迫”,而澳洲則努力與越南建立更緊密的聯繫。

澳洲外長佩恩(Marise Payne)及其美國和日本同儕軍隊“有關對石油和天然氣項目的長期破壞性活動的可靠報告”以及其他“南海的負面發展”表示擔憂,包括中國對有爭議島嶼的軍事化。

洛伊研究所東南亞項目主任布蘭德(Ben Bland)表示,越南正在尋找像澳洲這樣的合作夥伴,雙方有共同利益來平衡中國“更加自信和咄咄逼人的行為”。

隨着越南經濟快速增長,中產階級崛起,並擁有9700萬人口——其中5500萬人處於工作年齡——並已簽署了一系列自由貿易協定,莫里森表示,他的政府看到了該國的潛力,而現在的挑戰是“將潛力變為現實”。

澳洲和越南曾經是戰爭仇敵,但兩國關係近年來發生了變化,並在2017年底升級為“戰略夥伴關係”。據了解,莫里森此行不打算提及兩國發生戰爭的過往,而是將重點放在雙邊關係上。他將宣布投資500萬元在胡志明市政治學院設立澳洲-越南中心,並“為包括經濟和貿易政策在內的一系列領域提供領導力培訓和合作研究的聯絡點”。

莫里森還將與越南總理阮春福舉行雙邊會晤,參觀胡志明式的高蹺房屋和越南2020年一級方程式大獎賽場地,參觀軍事醫學大學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