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顶尖大学之一的负责人担心,随着关于中国对校园和更广泛社区影响力的争论不断升级,澳洲正在转向新的白澳思维模式。

悉尼大学校长斯宾塞(Michael Spence)说,有些声音非常接近于辩称任何支持中国政府的人在大学校园里都没有立足之地。

“这只是令人觉得恐惧和愚蠢。”他告诉《悉尼晨锋报》。 

最近几周,联邦国会议员和前军人哈斯蒂(Andrew Hastie)引发的关于中国影响力的辩论喧嚣尘上,他认为中国的野心可能会侵蚀澳洲的主权和自由。

在亲北京和亲香港的活动人士在澳洲州府街头发生冲突之后,人们的担忧愈演愈烈。由于依赖留学生收入以及与中国合作开展科研项目,大学成为众矢之的,被指容易受到中国的腐蚀。

教育部长泰汉(Dan Tehan)将于下周会见诸位大学校长,担心科研合作中存在国家安全漏洞。

斯宾塞博士说,与中国的大学合作有很大的好处,比如软外交和与高素质科学家的合作。他说:“我们必须小心,希望这整个辩论都不是在暗示白澳政策。”

斯宾塞博士说,认为大学只为一群同质的澳洲白人和一些英联邦留学生提供教育的想法是一种迷思。“这不是大学的目标,”他说,“如果是的话,这将是一所糟糕的大学,而且非常无聊。

斯宾塞博士表示,人们担心中国学生会因为反对中国政府对香港采取的立场而受到爱国同胞的胁迫,被迫保持沉默,但他说,许多学生因各种原因而自我审查。

但悉尼大学致力于言论自由。“一些[辩论]有点危险,就差没有说出‘虽然中国是一个与我们有着丰富关系的合作国家,并且长期以来在很多方面与澳洲建立了合作关系。但任何认为中国政府OK的人在大学校园里都没有立足之地’。”他说。

斯宾塞博士承认,大学依赖留学生的学费,而且这么做“让历届澳洲政府可以撤回对大学的资助,特别是撤回研究经费”。

但他否认大学暴露在了过大的风险中。“是的,我们对中国的依赖存在特定的集中风险,但我们正在管理它。”他说。

昆士兰大学校长霍吉(Peter Hoj)也承认澳洲高校严重以来留学生收入,可能面临收入失控下降的风险。但政府提供的研究资金不足,迫使大学寻找不同的收入来源。“如果过去研究能够得到更好的资助,我认为我们不一定会看到很多留学生。”他说。

昆士兰大学是亲香港学生和亲中国学生发生冲突的一个主要地点。但他同意,只要合法地表达,大学校园应该允许所有观点。“有时你会接触到你不同意的观点,但你必须接受。”他说。

澳洲国立大学代理校长卡尔福德教授(Mike Calford)表示,研究和教学的独立性是不可退让的。“要想成为世界上最好的研究机构,你必须与来自全球各地的合作伙伴合作,”他说。

他说,该校正在减少学生总数,但不是留学生的比例。他说:“我们希望自己的规模比现在更小一点,把重点更多地集中在研究上,更像是世界上最顶尖的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