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森-伯奇(Nathan Birch)的媽媽仍然住在他小時候長大的房子里,這套房子位於Mt Druitt。

這位悉尼投資者目前擁有200多處房產,凈資產達5500萬元。他在18歲的時候就開始了他的第一次投資。

Mr Birch claims a net worth of $55 million.

在第七台的Sunday Night節目,伯奇和他的母親坐下來與記者丹漢姆·希區柯克(Denham Hitchcock)一起烤羊肉,這位記者問他,有這麼多錢,為什麼不給他母親買棟豪宅。“因為媽媽不想要,”他的母親回答道。“我經常這麼說,我的小房子很好。”

伯奇稱,隨着他的母親年齡漸長,他打算建一棟大大的“夢想之家”,讓他母親和他住在一起。他說:“這樣我每天就能吃到像這樣的食物,”他說。

His $200,000 Bentley with the numberplate “CSHFLO”.

在20分鐘的簡介中,伯奇乘坐直升飛機在黃金海岸上空俯瞰他的房產帝國——其中一些房產的價值已經翻了一番。不過,現在他的這種投資方式面臨著一段困難的日子。

伯奇與投資夥伴丹尼爾•楊(Daniel Young)共同經營的公司,指導澳洲的年輕人採用他過去一貫的做法,將資本增值產生的凈值(equity)轉化為購買新房產的首付。一些批評人士稱,這麼做有風險。

去年,澳洲金融監管部門打擊只付息帶來和投資者貸款,迫使銀行實施更嚴格的借貸標準。由於無力提供更高的首付或償還更高的利息,許多投資者退出市場。

這在一定程度上促使房市在2017年下半年開始回調,全國房價在10月份放緩,並在12月下跌。如果利率上升的話,擁有多套高槓桿房產的人將很快遭殃。

儘管銀行已經提高了只付息貸款和投資者貸款利率,但自2016年8月以來,澳儲行(RBA)沒有調整過官方利率。大多數專家認為,至少在今年年底之前,現金利率不會變動。

Mr Birch says he’s not worried about interest rate rises.

伯奇說道,他並不覺得擔心。“我相信利率會保持不變,”他對Sunday Night節目說道。“我聽說過很多這種情況。2003年當我第一次簽(購房)合同的時候,我會發抖,我擔心這些事會發生在我身上。我們不是底特律,我們不是美國,我們的系統受到了嚴格的監管,能夠保護我們。”

他說道,他投資200套房產還“不夠”,他認為,最理想的買房地點是黃金海岸。“我認為這裡的市場剛剛嶄露頭角,”他說。“它就像是澳洲的‘邁阿密’。價格仍處在全球金融危機後的水平,還是很低。”

這檔節目還請來了伯奇先生的兩位年輕客戶,一位是26歲的羅謝爾-萊曼(Rochelle Ryman),另一位是23歲的奧茲坎-達格德桑德拉(Ozkan Dagdasandara),他們都買了人生中的第一套房,兩人的年收入分別只有6.5萬和5萬。

“這感覺就像我的努力得到了回報。我覺得我的犧牲是有回報的,”萊曼說道。為了省錢,她搬到她父母的家裡住。“我每周的食物預算是30塊錢。如果我一周花超過150塊錢,我就覺得很有罪惡感。”

Young investor and Binvested client Rochelle Ryman.

達格德桑德拉則狠心賣掉了他心愛的汽車日產Skyline,湊夠了在Newcasle郊外買一塊價值25萬元的土地的首付。他說,他本可以出去週遊世界和消費,但“在某個時刻,你會意識到時光飛逝”。

Fellow investor Ozkan Dagdasandara.

去年伯奇曾透露,由於財務緊張,他賣掉了一些房產。不過,他反駁了一篇說他還不起房貸的報導。

本月初《澳洲金融評論報》(AFR)報導,伯奇被他的貸款機構Permanent Mortgages起訴,原因是,他拖欠了為黃金海岸一套投資房申請的53.5萬元高息貸款。

伯奇說道,律師正處理AFR誤傳消息一事。“我要澄清的是,我從沒被起訴,房子從沒被收回。當時的情況是,我有一筆相當於一個月利息的過期款項,我注意到之後馬上就還了,”他說。

“我有200多套房子,在管理上可能有點自顧不暇,因為沒有看到郵件,我根本不知道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