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患有精神疾病的母亲错误地认为她的女儿是侏儒,由于让女婴脸朝下呆在浴缸里并没能救起她,现在她被判四年良好行为契约(four-year good behaviour bond)。

当她拨打000(急救电话)说她的孩子在水下时,在一段几乎持续11分钟的对话中,这名女子被反复要求到浴室救起孩子,但是她一直说:“我不能去那里。”

这位41岁的女性因为法律原因不能公开姓名,她承认2010年11月在悉尼家中误杀了6个月大的女儿。

无罪辩护是基于该女子由于精神不正常而对重大伤害有部分抵御。

法官罗伯特.里奇-琼斯 (Robert Beech-Jones)说并没有任何人向法庭承启与死亡女婴有关的受害人影响声明,这表明女婴在有机会生还之前便死亡了。

这其中有许多原因,他说:但是主要是因为“没有人到法庭陈述婴儿的脆弱性”。

周五,在新南威尔士州高等法庭,法官罗伯特.里奇-琼斯判处该名女子四年有条件的良好行为契约(four-year good behaviour bond with conditions),包括她将继续接受精神治疗。

他指出该女子已经被关押将近两年,并被送至各种精神医疗机构。

“我并不怀疑她的行为后果将会影响她余生。”法官说。

法官对于她的悔恨并不满意,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她对于自己的罪行完全漠视,如果将她重新关押,很可能会导致“严重精神伤害”。

该名女子曾一直错误地认为她的孩子得了侏儒症,并反复要求基因检测,并询问是否整容手术可以去掉婴儿耳朵旁边的皮垂(skin tag)。

在一个炎热的日子,她带着小女儿区参加生日聚会,给婴儿穿着厚厚的连体衣,并用头巾遮住皮垂。

“每次我看到她就觉得她是侏儒,”她对医护人员说,而医护人员一直向她保证她女儿是健康的。

“这影响了我和她的感情联络,也影响到家里的每一个人,包括我的丈夫,我想我是疯了。”

她拨打000说她去拿洗发乳时她的女儿从座位上滑落到水中,并脸朝下在水里。

“一名精神科医生说该名女子那时已经表现出精神分裂症早期症状,而另一位医生说她对于女儿健康的担心是“妄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