悉尼一名医生为一名华裔男子看病时,误诊为流感,让他回家休息。第二天,华裔男子在家中因心脏疾病发作死亡。一名死因仲裁官说,这名医生需要接受调查。

据《每日电讯报》报道,新州副死因仲裁官奥沙利文(Teresa O’Sullivan)于周一告诉Glebe死因仲裁法庭,她认为新州卫生保健投诉委员会应该对医生帕特尔(Bhikhubhai Patel)进行调查。

The family of Samuel Seeto and their lawyer (left) leave Glebe State Coroners Court.

2015年12月5日,29岁的计算器分析师塞缪尔·司徒(Samuel Seeto)去Chatswood医疗中心找帕特尔医生看病,却被告知感冒了,回家休息就好。第二天,他就死在家中。

奥沙利文说,调查中发现的专家医学证据证明,“帕特尔对塞缪尔的诊断存在严重失误,如果在问诊时进行适当的调查,塞缪尔很可能会活下来”。

奥沙利文指出,塞缪尔父亲劳伦斯·司徒(Lawrence Seeto)的一份声明说明,塞缪尔被误诊为流感之前,他的病情就已经很严重了。

劳伦斯说,12月4日,塞缪尔曾在家中晕倒,5日走进帕特尔诊室之前,曾在医疗中心的候诊室里晕倒过。

他说,塞缪尔的头磕在地板上,发出了巨大的声音,他昏迷了约30秒。恢复意识后,塞缪尔浑身乏力,走进帕特尔的诊室前在颤抖。

劳伦斯说,他的儿子告诉帕特尔,他在工作时浑身发冷,没有什么力气。

帕特尔解释说,塞缪尔在候诊室晕倒可能是脱水导致的,他可能感冒了。

帕特尔跟塞缪尔说慢慢地喝点水,给他测了血压,然后隔着他穿着的橄榄球衫把听诊器放在他背上检查了一下。帕特尔还跟塞缪尔说,他“年轻而又健康”,“血压恢复后,身体就会好起来”。

劳伦斯说,帕特尔建议塞缪尔吃点诺洛芬(Nurofen),然后就让他回家了。第二天,住在Forestville的塞缪尔被发现死在床上。

奥沙利文公布调查结果后,劳伦斯在一份声明中表示,他们一家非常怀念塞缪尔,多么希望他现在还和他们一起生活着。

帕塔尔没有出席周一的庭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