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提议移除悉尼的库克船长(Captain Cook)和阿瑟·菲利普(Arthur Phillip)的纪念物,被反驳的人称作是最极端的重写历史行为,就跟塔利班或斯大林时期的俄国似的。

据《每日电讯报》报道,悉尼市长穆尔(Clover Moore)没有排除挪走海德公园(Hyde Park)库克船长雕像的可能性,因为雕像底座上写着库克船长在1770年“发现了这片领土”。

然而,渔猎党议员博萨克(Robert Borsak)说,将纪念殖民时期的纪念物挪走或修改这种政治正确的行为就跟“塔利班一样”。原住民领袖孟丹(Warren Mundine)也嘲笑了这种行为,说就跟斯大林时期书写“虚假历史”一样。

“接下来要怎么样?他们准备拆掉澳洲每个城市公园的澳新军团纪念馆吗?”博萨克说道。

争议始于原住民澳广公司记者格兰特(Stan Grant)对海德公园库克船长雕像题词进行的攻击。题词说他发现了这片领土。

格兰特说,题词意味着“在一名白人水手第一次踏上这些海岸之前”,原住民历史都不算数。

格兰特虽然没有呼吁拆除任何纪念物,但也对具有前瞻思维、反对奴隶制度的新州第一任州长阿瑟·菲利普的遗产进行了攻击。

穆尔的发言人说道:“市长已经向悉尼市府的原住民与托雷斯海峡岛民顾问组提及格兰特的言论,请他们思考并提出建议。”

历史学家温莎特尔(Keith Windschuttle)表示,过去的委员会曾说过,澳洲是被侵略的,而不是迁居,“这从澳洲法律和历史来说都是假的”。

“你从他们那里可以获得的唯一反馈就是雕像必须拆掉,”他说道。

温莎特尔呼吁不要动雕像,获得政客和原住民小区的广泛支持。

新州财长佩罗泰特(Dominic Perrottet)说道:“纪念一部分历史不应该以牺牲另一部分历史为代价,因为那是分裂的做法。”

新州地方政府事务厅长厄普顿(Gabrielle Upton)说道:“悉尼市应该把重点放在为纳税人服务上面,不要重写历史。”

自由党上议院议员菲尔普斯(Peter Phelps)说,库克船长和菲利普这样的人物都是英雄。“为了政治正确而改写我们的公共历史——这就是那些活动家想做的——并不比斯大林从照片上剪去政敌来得好。”

孟丹也赞同这样的观点,呼吁为原住民建造更多的纪念物。

“这些改变事物的言论都没有意义。我们不能以现代思维来衡量历史,否则我们也得拆掉金字塔,因为它们是奴隶建造的,”孟丹说道,“用斯大林的做法来抹去人名是虚假的历史。澳洲的问题在于缺乏纪念物,我们得为我们的人民,我们的原住民建造更多的纪念物。”

作为第一位进入众议院的原住民女性,工党议员伯尼(Linda Burney)说,库克船长肯定没有发现澳洲,全国各地很多雕像都有准确的题词。不过,她表示格兰特的出发点很重要。“在澳洲知道、了解和接受历史真相上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特别是最早的民族的遭遇。”

不过,自由党市议员福斯特(Christine Forster)说道:“小区绝对没有想拆掉或修改悉尼市府任何历史雕像的意愿。它们代表了我们共同的过去,是悉尼街景重要的、宝贵的组成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