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星期前,来自悉尼的夏洛特(Charlotte)检查语音信箱时,却收到一条Telstra委托收债人的信息,让她相当震惊。

震惊的原因有二:首先她没有未偿清债务;第二,她从来都不是Telstra客户。

她对news.com.au说,金额只有$400,但她从未开立Telstra帐户,Telstra的收债公司Dun & Bradstreet正追着她要钱,而她的信用记录是完全清白的。

看样子,有人冒用她的名字、出生日期和一个她已经18个月没有住过的旧地址来开立Telstra帐户,帐户上的驾照号码也不是夏洛特的。

作为一名前隐私律师,夏洛特对自己的个人信息小心翼翼,因此她不想让自己的姓氏公开,但她觉得有必要分享自己的经历,以说明服务提供商如Telstra“不充分的身份检查”所造成的潜在伤害。

同时,她也不愿意把大量的个人信息发邮件给Telstra,后者工作人员在双方邮件往来中要求她提供必要的文件做调查。

这当中必要的文件包括:警方报告,治安法官签署的法定声明(指明她没有承担债务),还有一些身份证明文件。

但这名忙碌的母亲感到不解,她从未是Telstra客户却要为此大费周章,责任为什么在她身上?应该是Telstra在开立帐户时要对合法身份进行确认才对。

尽管债务仍然是未付清状态,但夏洛特已经写信给客服主管,随后她被安排了一位办案员专门跟进,同时,她还打算向澳洲信息专员办公室投诉。

夏洛特的例子不是个案。今年2月份,news.com.au报道了黄金海岸一名女子的遭遇,她名叫麦卡锡(Angela McCarthy),她收到了一份$2093的账单,而其实是另一位同名客户购买了两部iPhone,账单却发到她这里。所以,Telstra员工似乎没有认真进行身份检查。

她也同样被移交警方,警方一度要开具搜查令,直到Telstra承认出错。

所有在澳洲电信运营商都受到隐私法律和行业标准的约束。Telstra称将会加强预防措施防止这种事情再次发生,Telstra一位女发言人在6月份时说,“我们意识到威胁级别在发生变化,社交媒体和其它公共平台上的个人信息越来越容易公开,我们会进一步加强身份确认和验证流程。”

Telstra已经要求Dun and Bradstreet停止追债。Telstra称,他们把未偿清债务的客户交给第三方,前提是他们会不停给客户支付账单的机会,如果客户有确切的财务困难,他们还会提供灵活的付款方式和选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