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道路工程和改造项目本该是革新的,可以让我们的城市更美好。但是更多时候,他们却起了反作用。

据澳洲新闻集团报道,漫步在悉尼最繁忙的几条街道上,特别是在中央车站(Central Station)周围,你会发现这些区域已经变成了鬼城。

一家曾经深受上班族欢迎的大型酒吧被封住了;开了14年的寿司店关门了,还有一家每天早上门口都排着长队的咖啡馆现在门可罗雀。

Light rail construction on Devonshire St near Central Station as part of the CBD South East Light Rail project.

作为“悉尼的明天”的一部分,创新型轻轨项目开工已经一年了,但随着施工期的持续,越来越多商家意识到,它们可能根本不属于这个项目的一部分。

Surry Hills的Devonshire Street是承受的打击最严重的街道之一。这里的商家说,一年多前,轻轨刚刚开始施工,它们就被困住了。

库马尔(Sam Kumar)是印度餐馆Bollywood Mirch Masala的老板,也是被沉重打击的一员。他说,不到一个月,他可能就要永久地关掉这家餐馆了。

Sam Kumar stands out the front of his Bollywood Mirch Masala restaurant. Picture: James Croucher

“我从每天赚3,000多元到只剩300元,根本没有人来,”他在空空荡荡的餐馆里说道。

更糟糕的是,库马尔的房东还上调了租金。

“我已经67岁了,每天工作16个小时。等于16个小时只赚300元。我已经干不了多久了。如果我只能关店,那就得去领救济金了,因为有谁会请一个67岁的人?没有人会请的,”他说道。

附近一家咖啡馆的老板说,以前的早上都得忙一阵子,但现在冷冷清清的没几个人。

Construction of Sydney's $2.1 billion light rail is on track for completion in early 2019 despite several zones along George Street missing completion deadlines.

“以前,这条街到处都是停车位,但现在如果有人想来,都得花很大的力气找个停车的地方,”她说道,“我们正面临25%的利润损失,我们已经裁了一半的临时员工。虽然我们还没有到关门的地步,但现在只能勉强收支平衡。”

哪怕隔壁咖啡馆因为轻轨施工而关门,也没能帮助这家咖啡馆争取更多的顾客。

一家便利店老板说,施工带来的变化给他们造成巨大的打击。“即便我们可以幸运地获得一些租金援助,但我还是希望快点建好,因为生意真的、真的很糟糕。”

一家书报亭老板说,他再也不会相信政府的沟通了。“我再也不想听了,因为一开始他们说只要六个月,接着变成九个月,现在距离开工已经过去一年多了。我们都受到严重的影响。”

新州交通局总协调员普伦德加斯特(Marg Prendergast)在发给澳洲新闻集团的一份声明中表示,他们持续与当地商家沟通,一直把支持他们作为首要任务。

Parts of Sydney’s light rail has started to operate. Picture: Joel Carrett

“支持小企业是一项首要任务,因为我们想确保受到轻轨建设干扰的企业在2019年开通轻轨服务后获得好处,”普伦德加斯特说道,“作为支持的一部分,我们定期走访当地企业,确保他们了解施工活动的信息,在沿线竖立广告牌和指示牌。我们也在研究新的标牌方案,推出基于区域的购物指南和视频,带动特定区域的人流量,并且与市府协商停车计划的调整。”

普伦德加斯特还表示,感到困难的悉尼人可以看看黄金海岸的轻轨项目,就知道光明的日子总会到来的。“黄金海岸的经验告诉我们,虽然建设期对商家来说是一段困难的日子,但轻轨竣工投入使用后商业就会蓬勃发展,甚至比以前更好。”

“与此同时,轻轨沿线部分小企业认为施工超期后它们受到影响,它们可以找新州交通局施以援手,帮忙解决租金和账单问题,”她补充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