悉尼一位健身模特赢下了与婚介所的一场官司,她被承诺可以与“很棒的男人”约会,但需赶紧交近5000元的费用,因为这些好男人“等不到新年”,也就是过了这村就没这店。

达利(Zoë Daly)是一名网上教练和健身专家,她在Instagram上拥有21.4万名粉丝,去年11月7日,她在一家私人相亲服务机构Elite Introductions报名,希望可以找到一个“志同道合、雄心勃勃、成功、专业的”男人。

但达利说,她被介绍的是一个“非常消极”的男人,对她毫无兴趣,“一直谈论自己”,“对他的工作不热情”,对他的家庭感到“羞耻”,对她的车还发表了攻击性的言论。

达利在新州民事和行政法庭上表示,她的约会对象“看起来比他40岁的年龄要大得多”,当时她已经明确表示,她寻找的是32-38岁的男人。

去年11月,在位于1 Bligh Street大楼的Elite Introductions豪华办公室,达利与其创始人、“为百万富翁做媒”的吉尔伯特(Trudy Gilbert)会面讨论服务事项,联邦议会办公室和一些高级律师事务所也都在这家相亲机构所在的大楼里。

达利表示,她“还没有准备好报名”,但最终以4995元的费用支付了为期12个月的会员资格,因为吉尔伯特告诉她,手上有些“好男人”,但他们“等不及,新年不会过来”。

去年12月初,她第一次约会之后便寻求退款,因为约会“一点都不令人愉快”。

达利在法庭上称,这位不合适的追求者谈到了以前的一些介绍对象,是有多“糟糕”,并说他计划出国一直呆到二月份,这也证实了她最好等到新年再报名。

她向该机构和吉尔伯特提出了一系列指控,根据澳大利亚消费者法,他们行为属误导和欺骗,因为称该机构声称拥有“好男人”,他们将在明年1月前被抢购一空。同时,他们从事的是不合情理的行为,对她施压必须完成报名。

吉尔伯特和该机构回应称,达利的观点“不合情理”–连一年的介绍都没有就指望能有更好的结果?!。吉尔伯特称,在12个月时间里,她的客户可有8到10个的约会对象。但她没有提供证据,也意味着这说法无从考证。

在一份书面决定中,高级法庭成员麦克唐纳(Scott Anthony McDonald)表示,在这种情况下,法庭接受达利所说的对方“误导性和欺骗性的陈述以及施压销售技巧”。

他要求吉尔伯特女士和该机构退还80%的会员费,总计4000元。吉尔伯特女士对费尔法克斯传媒称,她将寻求进一步的法律建议起诉达利,指责她“欺骗行为”。

吉尔伯特说,“我没有欺骗,过去12年我在这行业已经促成了上百对幸福的婚姻。我没有强迫达利签合同,她是自愿的,她有过一次约会,跟这名男子很多地方都很般配。”

吉尔伯特续称,另一位成功的高管给了这位有吸引力、高收入、受过良好教育的男子积极的评价,因此她将他介绍给了达利,因为他们有很多共同点,包括对滑雪的热爱,以及对未来目标都有清晰的展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