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一所私立学校的前校长正起诉该学校,称自她辞去年薪65万元的工作后,学校及教师所发的一些邮件让她再也找不到工作。

4月10日,凯利赫(Debra Kelliher)辞去了悉尼东部郊区玫瑰湾的Kambala学校校长职务,教职工指控她“残暴统治”、“欺凌”和“行为不道德”。

据澳广(ABC)报道,Kambala是一所私立女校,凯利赫曾任职校长3年半时间,现在她对学校提起诉讼并告两名教师诽谤。

Debra Kelliher, former principal of Kambala private school for girls, is suing the institution

这位60岁的前校长称,在她辞职后,音乐教师负责人格兰狄森(Mark Grandison)和社会科学教师负责人皮克(June Peake)向学生父母、教职员工及已离职的员工发送诽谤她的电子邮件。

4月11日,格兰狄森发邮件给13名员工,一名家长和一名前职员,称他认为凯利赫在任的三年是”专制统治”。

他还说,凯利赫作为一名领导,现在看来被证明是”不道德的,人际关系不合格,不专业,在变革时期缺乏领导学校的实质性能力。”

在这封邮件之前,Kambala家长委员会主席赫尔曼(Sally Herman)曾发表公开声明称凯利赫的工作很出色。

格兰狄森邮件发出数小时后,皮克给他和另一位老师发了一封电子邮件,并提到“清除DK(凯利赫)”运动,这封邮件被转发给200名所有Kambala的工作人员。

皮克在邮件中写道,教师们一直以来对凯利赫“不专业质素和欺凌员工的行为以及恐惧文化的形成”表示担忧。

凯利赫称,这些电子邮件让她在辞去年薪65万元的工作后,再也无法找到工作,这意味着她连校长工作的面视都拿不到,她声称损失高达200万元。

Annual tuition fees at Kambala in Sydney's Rose Bay, range from $19,000 to $34,300

Kambala school for girls in Sydney's Rose Bay is one of Australia's most exclusive institutions

Kambala每年的学费从19,000元到34,300元不等,但对教师以及学校的所有指控,学校均予以否认。

学校称,这些邮件不具备诽谤性质,如果凯利赫的声誉受损,那是因为她失去了家长和工作人员的信任。

据提交给新州最高法院的一份声明,凯利赫表示在2014年1月她出任校长时,Kambala负债1200万元,而前年运营亏损为150万元。

凯利赫在法庭文件中称,前校长怀特(Margaret White)在2000年至2013年任职期间,有“非常严重的经济违规行为”。同时,教师们还享有特权,包括出国参加一些“对学校作用不大”的会议,以及奢侈的早茶和享有Cabcharge优惠券。

尽管她接手时,学校出现财政困难,但凯利赫声称,她成功偿还了900万元的债务,并在2016年实现530万元的盈余。同时,她还改善了学校的文化和绩效,入学人数达到1067人的历史新高。

Debra Kelliher was principal of Kambala (pictured) at Rose Bay for three-and-a-half years

她在声明中称,格兰狄森和皮克的电子邮件包含了诽谤性罪名,包括指责凯利赫无能,在她的任期内,学生的学业成绩没有得到改善,而因为许多教职工离职,致学术结果或将更糟。

凯利赫已经寻求损害赔偿和永久限制被告的禁令。她表示,Kambala未发表更正或致歉声明,意味着学校实际上已经采纳并认可这些电子邮件的内容。
但Kambala学校否认邮件内容构成诽谤,称这些指责没有进一步损害凯利赫的声誉。学校在其辩护中表示,“凯利赫严重丧失教师、员工和家长的信任,她被迫辞职。”

3月27日,19名部门负责人和年度协调员联名签署了一封不信任凯赫利的信,这封信得到80多名职工的背书。

此案将在周五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