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内,新州一年为公共交通服务提供的补贴将达到57亿元。为了在直接受益者和其他人之间达到平衡,政府未来可能会提高票价。

据《悉尼晨锋报》报道,上述预测包含在上周日公布的《未来交通运输战略》(Future Transport Strategy)草案里。草案更新了新州政府的2012年长期交通运输总体规划,概述了到2056年受技术、创新和人口增长影响后可能发生的交通变化。

根据规划,三分之二悉尼人将可以在30分钟内来往于工作地点、家和重要服务场所之间,但可能还得等40年才能实现。根据新的长期战略,政府将把悉尼变成三个互连互通的城市。

As more infrastructure including the Sydney Metro is built, operating costs also increase.

战略还指出,2012年以来,公共交通运营成本与来自交通费、广告和其他来源的收入之间的差距以年均4.5%的增幅扩大,在2016年达到36亿元。随着悉尼地铁等基础设施项目的建设,运营成本不断增加,成本与收入之间的差距将在2026年达到56亿元。

战略警告说,交通运营成本将和资助教育和卫生等其他重要服务形成竞争关系。

Greater Sydney Commissioner Lucy Turnbull on Sunday formally handed the government the commission's new strategy, the ...

目前,公共交通网络仅仅收回29%的运营成本,历史上曾达到60%左右。

战略文件称,部分没有直接从公共交通网络受益的纳税人为直接受益者提供资金,这是合理的,因为公共交通对小区来说具有广泛的经济、健康和环境效益。

不过,政府需要考虑并解决交通投资直接受益者和为交通付费的人之间存在的不平衡。

战略指出,2012年到2016年之间,公共交通费的收入年均下降0.3%,但客流量年均增长8%。

部分城市为从交通费上收回运营成本设定了目标,比如芝加哥的50%。伦敦每年会根据通货膨胀率再加1%来上调交通费,从而达到100%收回成本的目标。

战略还指出,和其他司法辖区相比,悉尼的公共交通费相对比较低,比如伦敦和慕尼黑的是悉尼的两倍以上。

战略称,虽然建设新火车站和交叉道可以把上方空间卖给开发商,但也无法从实质上改变交通系统面临的长期融资挑战。

文件承诺,新州政府将探索这些方案和“平衡的受益模式”,包括向在新交通设施附近盖楼的开发商收取贡献金等。

政府还将监测成本回收水平,调查公共交通网络的服务质量与数量,找出衡量服务改善的办法。

在新州,公共交通费用最大的年度增幅由独立定价与监管仲裁庭(IPART)来确定。

新州交通厅长康斯坦斯(Andrew Constance)告诉费尔法克斯媒体,政府没有调整公共交通费用的计划。“我们将继续为客户提供便宜的费用,贯彻我们执政以来的方针。我们都知道,我们在提供运输服务上进行了巨额投资,75%的成本用来自纳税人的运营补贴去覆盖。”

NSW Transport Minister Andrew Constance, right, launching the draft report alongside Planning Minister Anthony Roberts

“新州交通局将继续根据独立定价与监管仲裁庭的建议设置澳宝(Opal)费用,”他说道。

新州交通局一名发言人表示,未来交通运输战略“涉及调查项目需求和优先事项,但不代表政府的承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