悉尼大学在三年内已停学或开除65名涉嫌伪造或非法购买医生证明用于申请special consideration(特殊考虑)的学生。

根据政府信息法(公共访问)获得的数据显示,停学或开除最常见的原因就是“伪造文件”,这几乎是学术欺诈行为的两倍。

学生在学期或考试期间因疾病、受伤或意外事故等原因,Special consideration将允许他们有多余的时间完成评估。

在这65例中,有10人被开除,禁令包括一年至终身不等。其余的违规行为导致停学一至两个学期,其中有40人被停学,有两人成功上诉,停学处罚被撤回,而一名被开除者被降为一年停学。

若是非永久性开除,学生想返回学校,则需要重新申请入学。

2016年,special consideration流程转至一个在线和集中式的系统,取代了基于教员的系统。在2015年全面整改之前,有15名学生因伪造医生证明被停学或开除。

2016年和2017年,这一数字跃升至25例。然而由于这些变化,其他学生批评该系统是“不人道的”,称它“缺乏同情心”。

Of the 65 cases, 10 resulted in expulsion, which ranged from one year to a permanent ban.

悉尼大学的注册主任和副校长卡林(Tyrone Carlin)表示,他不相信这些假证明和special considerations系统之间存在关联。他说,“对于大多数学生来说,这个系统运行良好,今年的学期中共收到12,775份special considerations的申请。”

该大学的一名发言人表示称,“自从引入集中处理机制以来,学校已经能够发现有更多学生提供伪造医学文件的案例。 系统改进后,遭受严重处罚包括停学和开除的人数增多。”

因性骚扰和欺凌而被开除和停学的比率相对较低,在过去的三年里,只有一宗“性骚扰”和四宗“骚扰”(歧视、骚扰或霸凌)的案例导致停学。

今年早些时候,一名大四学生在她母亲诊出癌症后被拒绝她的special consideration申请。随后,该学生被要求提供医学证明,证明她母亲的疾病影响了她的学习。

这位学生说:“虽然我能确定我妈妈病了,但我还不能确定它对我有负面影响。我觉得这真的是麻木不仁,尤其是当你已经经历了一段艰难的时期,你必须要走下去来做这件事。”

她的special consideration最终得到了批准,因为她从一位心理学家那里获得了医生证明,证明她母亲的疾病影响了她的学习能力,允许她有额外的两个星期来完成学业。尽管她母亲一直都有健康问题,但这个学期,她还是选择不使用这项服务。

她说: “我的心理学家已经离开了,我真的不想再回去要求别人开证明。”

2016年,悉尼大学的学生报Honi Soit, 报道一个大三的学生因为癌症刚做完化疗,但他申请special consideration却被拒绝,原因是这种副作用是一个“长期问题”。有学生称这种制度是刻板的,不会考虑特殊情况。

当被问及是否有采取任何行动来阻止伪造证明的问题时,校方没有做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