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包客采摘并包装了澳洲大部分新鲜的农产品,值得收获一声感激,但他们依然在全国各地的农场和仓库里遭到剥削。

据澳广公司报道,过去三年内,单单在新州,公平工作专员就为9,000名被剥削的工人讨回逾2,000万元工资。

“剥削依然是个问题,我们对此感到不安,”公平工作专员办公室主任李(Mark Lee)说道,“情况好了一些,但我们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背包客必须在澳洲次发达地区做满88天的农场工作,才有资格在澳洲待一年以上。

公平工作专员最近进行的调查发现,澳洲农民对背包客和剥削的看法发生了变化。

“农民将招募劳工外包给劳动力雇佣公司,后者找人去农场工作,”李说道,“以前,农民认为向这些劳工支付合理工资、提供合理待遇是劳动力雇佣公司的责任,而不是农民或者农业整个行业的责任。不过在过去几年内,我们看到这种态度发生了变化。”

“农民们现在采取谨慎的做法来确保他们的招工是透明的,合作的劳动力雇佣公司做的是正确的事,”他说道。

不愉快的经历比比皆是

英国人辛普森(Joe Simpson)曾在新州西南部小镇Hillston经营一家背包客旅馆,每周至少遇到一个在当地或澳洲其他地方被承包商剥削的背包客。

Joe Simpson, a backpacker who managed the Hillston Backpackers hostel

“他们不按时足额付工资,”他说道,“背包客刚来的时候承包商许下所有承诺,等他们去了农场,现实却很可怕。没有什么是好的,没有什么是为他们而设定的。他们发现一旦他们深陷其中,就一分钱都挣不到。”

金(Jodi King)是2010 Horticultural Services的老板,雇背包客在昆州、北领地、南澳、维州和新州的农场工作。

Labour contractor Jodi King

“到处都是狡猾的承包商,很多来找我们的背包客都有过不愉快的体验,”她说道,“澳洲有几个城镇是背包客不愿意去的,因为他们听说了一些事。”

她说,受雇于她的背包客里,逾10%的人说他们以前都被剥削过。“每次新雇的一批人里,都有好几个遇到过农民想给他们付现金,从而不计工时,或者给他们付明显低于最低时薪的工资这种事,还有农民让他们去做他们没有培训过的事,从而剥削他们。”

被剥削的劳工可以寻求帮助

幸运的是,澳洲农场的剥削行为受到了更多监督。

“状况变好了,不单单确保公平工作,还打击违法劳工,”金说道,“移民部会去农场检查护照,这是很棒的做法,因为这可以打击雇用非法劳工、支付超低工资的承包商。”

李表示,解决剥削问题的一个大障碍就是,外籍劳工普遍认为,如果他们找公平工作专员投诉或寻求帮助的话,他们的签证可能被撤销,还会丢了工作。

Picking navel oranges

“如果雇主威胁工人说,他们去找公平工作专员反映的话,工作时间、工作或签证会受到影响,这是违法的,”他说道。

他说,每一个工人都有权找公平工作专员咨询,没有人可以剥夺这项权利。

李表示,公平工作专员需要背包客和雇主的信息来杜绝剥削行为。

他说,背包客通常是在换了新地方之后,才跟同事或雇主说到以前被剥削的经历。公平工作专员希望他们能够反映这些事或者举报,从而帮助政府找出那些行为不端的雇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