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年前欠下一笔债之后,布莱克(Lee Blake)被迫卖掉她的房子,从此过上居无定所、时不时要露宿街头的生活。她现在已经81岁了。

据澳广公司报道,布莱克付不起水涨船高的租金,过去几年住在悉尼北滩一辆公交车里。

“我的养老金是280元,付不起300元周租,而且我更愿意买吃的。所以,露宿街头的时候还可以想,‘至少我还可疑吃’,”她说道,“我从来没有真正地感觉到舒适、快乐、安全,但这就是生活。”

A photo of the van Lee Blake lived in.

“我在一个很大的家庭里长大,但渐渐地,家人都消失了,不是死了,就是失踪了。我从来没有联系过任何人,”布莱克说道。

澳洲使命(Mission Australia)公布的一份新报告显示,2015年和2016年,约2.2万名年龄超过55岁的人寻求无家可归服务,同比增加了15%。

澳洲使命首席执行官约曼斯(Catherine Yeomans)表示,如果不采取行动应对这个问题的话,人数只会继续增多。“我们需要更多的社会与可负担住房,我们需要为身体有问题的人提供更多住宿支持。”

A homeless woman lies in the doorway of a business in the Brisbane CBD

“从2030年到2050年,我们预计65岁以上人口会翻倍,所以如果我们现在看到这个问题频繁发生,以后只会恶化,除非我们为未来而投资,”她说道。

八个月前,在澳洲使命个案工作者贝莱里(Lisa Belleri)的帮助下,布莱克住进一套社会住房公寓。

贝莱里说,有一周下了很多雨,布莱克给她打电话说公交车漏雨,她睡在湿漉漉的毯子上。于是,贝莱里帮她找社会住房部门的人安排了住处。

约曼斯说,老年人口,特别是女性容易陷入弱势地位有几个因素。

Catherine Yeomans talks to 7.30

“有的人过得比较困难,等年纪大一点可能没有任何退休积蓄;他们可能没有稳定的工作,有的人来自不幸的家庭或者遭遇过家庭暴力,”她说道,“年纪较大的女性特别弱势,因为她们在该上班的年龄一直肩负着照顾家庭的责任,可能只有兼职工作或临时工作。而且等她们到了50多岁和60多岁但还无法领养老金的时候,她们发现自己很难找到稳定的工作。”

澳洲使命除了帮和布莱克一样的人独立生活外,还为年纪较大的无家可归者运营养老设施,比如悉尼Redfern的Annie Green Court。

“72名居民以此为家,”约曼斯说道,“这里是支持性住宿设施,针对的是露宿街头几十年或者在其他无家可归者住的地方待了很久的人。那些年纪较大,超过55岁或超过65岁的人都应该有尊严地、优雅地老去,获得尊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