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悉尼机场进出火车站的乘客每年为新州政府贡献数千万元的收入。作为全市铁路网票价最贵的一条路线,州政府面临的削减票价压力与日俱增。

据《悉尼晨锋报》报道,机场线全长九公里,有四个车站。机场线私营公司提交给监管机构的最新账目显示,截至去年6月的一年内,该公司向政府支付了近8,700万元“火车服务费”,同比增长26%。

高峰期从悉尼CBD到机场国内与国际航站楼的成年人单程票价是18.1元,其中的13.8元是进站费。

去年上调了3%的进站费不计入澳宝卡(Opal card)持有者每日交通费的上限。

The access fee for the train stations at Sydney Airport is $13.80 for an adult.

悉尼市首席交通顾问Terry Lee-Williams表示,该市府认为应该取消机场火车站的进站费,从而鼓励更多人乘坐火车,缓解机场内外道路的压力。

“每天有15万人去机场,应该鼓励更多人乘坐火车,从而减少道路拥堵,”他说道,“(除了道路以外,)大家去机场唯一可以选择的就是铁路了。”

作为澳洲最繁忙的机场,进出人数激增意味着未来几年,政府将从进站费里获得更多暴利,如果这笔费用不会取消。

Patronage has soared on the Airport Line in recent years.

政府公布的数据显示,2016年,国内和国际航站楼的客流量为820万人次,相比2014年增加了32%。过去两年间,来往于机场的行程年均增加了100万趟。

从墨尔本飞到悉尼再坐火车的Fiona Adam说,任何能够鼓励更多人乘坐公共交通工具的举措都是好的,因为机场周围的道路拥堵问题只会更加严重。

机场内外的拥堵可能导致周末的时候,车流从国际航站楼排到国内航站楼。

Adam说,火车票价太贵,如果有人一起的话,她肯定更愿意打车去CBD,因为两个人或更多人一起打车的话,费用会便宜一些。

自2014年达到所谓的门槛之后,政府有权根据修订后的合同从机场线私营公司Airport Link Company那里获得85%的销售收入。

政府从机场火车站进站费获得的收入得用来补贴乘客使用Green Square和Mascot火车站的费用,补贴对象也是Airport Link Company。2016年,补贴额约为2,200万元。

2011年,当时的Keneally政府决定为Green Square和Mascot火车站补贴进站费,使得这两个站的客流量激增。

一直以来主张降低进站费的悉尼机场表示,降低进站费将会鼓励更多人考虑乘坐公共交通工具,而不是开车来往于机场,从而缓解道路拥堵问题。

“(降低进站费)将确保每天前往机场的16万人有了更多选择,其中包括在机场800家企业工作的2.9万名员工,”一名女发言人说道。

但是,新州交通局表示,取消或降低进站费将给州政府带来巨额损失,还得和Airport Link Company协商。

交通局表示,世界各地大城市也有类似的收费,数额也差不多。

根据公私合作关系,Airport Link Company对四个火车站的运营将于2030年结束,机场线所有权将回到州政府手中。

机场线票价这么贵的情况下,旅客们也在纷纷发挥聪明才智,寻找更便宜、更方便的办法来往悉尼机场。

波兰游客Tom和Andrew发现从Bondi搭公交车和火车去机场需要花逾36元之后,他们开始研究其他方案。

Polish tourists Tom and Andrew walking from Wolli Creek station to Sydney Airport.

Tom说,他们看了看优步(Uber),发现去机场差不多要一个小时。

于是,他们没有选择支付进站费坐火车去机场,而是坐火车到Wolli Creek,再步行两公里去国际航站楼。

By walking to the airport from nearby Wolli Creek, Tom and Andrew made savings of over $27.

他们拖着行李箱沿着Cooks River走过在公园里练太极的人群,虽然这样的场景有点滑稽,但也给他们两个人省下逾27元的车费。

加拿大游客David听取一个朋友的建议,选择了公交车。他从Redfern坐火车到Banksia,再坐400路公交车去机场,省了13.55元费用。

Canadian David waiting for the bus to Sydney Airport at Banksia train station.

“我的大部分朋友都跟我说,火车太贵了,他们说这是最好的办法,”David说道,“就两回事:省钱和接受挑战……如果我可以省下一半的钱,为什么不呢?”

现年22岁的Taichi Matsui和三个朋友需要从Wollongong去机场。他们发现了一种更省钱、更科技的办法。

Kodai Yasui, Shuia Kamo, Taichi Matsui and Ugyen Tashi would rather order an Uber outside Wolli Creek Station than catch ...

他们没有支付近90元的费用,而是坐火车到Wolli Creek,再通过优步拼车去机场。

这么做的话,他们的总费用在55元左右,四个人省下了近35元。

从机场回悉尼的人也会想方设法节省车费。

来自阿德莱德,现居于蓝山的Marnie从阿德莱德飞回悉尼后,决定步行去Mascot火车站以避免进站费。

Marnie from the Blue Mountains decides to walk from the Sydney domestic airport to Mascot train station.

她说,这么做可能得步行20分钟,而且带着行李还得中途停下来休息。不过她喜欢步行,也就无所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