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悉尼機場進出火車站的乘客每年為新州政府貢獻數千萬元的收入。作為全市鐵路網票價最貴的一條路線,州政府面臨的削減票價壓力與日俱增。

據《悉尼晨鋒報》報道,機場線全長九公里,有四個車站。機場線私營公司提交給監管機構的最新賬目顯示,截至去年6月的一年內,該公司向政府支付了近8,700萬元“火車服務費”,同比增長26%。

高峰期從悉尼CBD到機場國內與國際航站樓的成年人單程票價是18.1元,其中的13.8元是進站費。

去年上調了3%的進站費不計入澳寶卡(Opal card)持有者每日交通費的上限。

The access fee for the train stations at Sydney Airport is $13.80 for an adult.

悉尼市首席交通顧問Terry Lee-Williams表示,該市府認為應該取消機場火車站的進站費,從而鼓勵更多人乘坐火車,緩解機場內外道路的壓力。

“每天有15萬人去機場,應該鼓勵更多人乘坐火車,從而減少道路擁堵,”他說道,“(除了道路以外,)大家去機場唯一可以選擇的就是鐵路了。”

作為澳洲最繁忙的機場,進出人數激增意味着未來幾年,政府將從進站費里獲得更多暴利,如果這筆費用不會取消。

Patronage has soared on the Airport Line in recent years.

政府公布的數據顯示,2016年,國內和國際航站樓的客流量為820萬人次,相比2014年增加了32%。過去兩年間,來往於機場的行程年均增加了100萬趟。

從墨爾本飛到悉尼再坐火車的Fiona Adam說,任何能夠鼓勵更多人乘坐公共交通工具的舉措都是好的,因為機場周圍的道路擁堵問題只會更加嚴重。

機場內外的擁堵可能導致周末的時候,車流從國際航站樓排到國內航站樓。

Adam說,火車票價太貴,如果有人一起的話,她肯定更願意打車去CBD,因為兩個人或更多人一起打車的話,費用會便宜一些。

自2014年達到所謂的門檻之後,政府有權根據修訂後的合同從機場線私營公司Airport Link Company那裡獲得85%的銷售收入。

政府從機場火車站進站費獲得的收入得用來補貼乘客使用Green Square和Mascot火車站的費用,補貼對象也是Airport Link Company。2016年,補貼額約為2,200萬元。

2011年,當時的Keneally政府決定為Green Square和Mascot火車站補貼進站費,使得這兩個站的客流量激增。

一直以來主張降低進站費的悉尼機場表示,降低進站費將會鼓勵更多人考慮乘坐公共交通工具,而不是開車來往於機場,從而緩解道路擁堵問題。

“(降低進站費)將確保每天前往機場的16萬人有了更多選擇,其中包括在機場800家企業工作的2.9萬名員工,”一名女發言人說道。

但是,新州交通局表示,取消或降低進站費將給州政府帶來巨額損失,還得和Airport Link Company協商。

交通局表示,世界各地大城市也有類似的收費,數額也差不多。

根據公私合作關係,Airport Link Company對四個火車站的運營將於2030年結束,機場線所有權將回到州政府手中。

機場線票價這麼貴的情況下,旅客們也在紛紛發揮聰明才智,尋找更便宜、更方便的辦法來往悉尼機場。

波蘭遊客Tom和Andrew發現從Bondi搭公交車和火車去機場需要花逾36元之後,他們開始研究其他方案。

Polish tourists Tom and Andrew walking from Wolli Creek station to Sydney Airport.

Tom說,他們看了看優步(Uber),發現去機場差不多要一個小時。

於是,他們沒有選擇支付進站費坐火車去機場,而是坐火車到Wolli Creek,再步行兩公里去國際航站樓。

By walking to the airport from nearby Wolli Creek, Tom and Andrew made savings of over $27.

他們拖着行李箱沿着Cooks River走過在公園裡練太極的人群,雖然這樣的場景有點滑稽,但也給他們兩個人省下逾27元的車費。

加拿大遊客David聽取一個朋友的建議,選擇了公交車。他從Redfern坐火車到Banksia,再坐400路公交車去機場,省了13.55元費用。

Canadian David waiting for the bus to Sydney Airport at Banksia train station.

“我的大部分朋友都跟我說,火車太貴了,他們說這是最好的辦法,”David說道,“就兩回事:省錢和接受挑戰……如果我可以省下一半的錢,為什麼不呢?”

現年22歲的Taichi Matsui和三個朋友需要從Wollongong去機場。他們發現了一種更省錢、更科技的辦法。

Kodai Yasui, Shuia Kamo, Taichi Matsui and Ugyen Tashi would rather order an Uber outside Wolli Creek Station than catch ...

他們沒有支付近90元的費用,而是坐火車到Wolli Creek,再通過優步拼車去機場。

這麼做的話,他們的總費用在55元左右,四個人省下了近35元。

從機場回悉尼的人也會想方設法節省車費。

來自阿德萊德,現居於藍山的Marnie從阿德萊德飛回悉尼後,決定步行去Mascot火車站以避免進站費。

Marnie from the Blue Mountains decides to walk from the Sydney domestic airport to Mascot train station.

她說,這麼做可能得步行20分鐘,而且帶着行李還得中途停下來休息。不過她喜歡步行,也就無所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