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司机请病假、雷雨破坏铁路设施,悉尼的铁路网络已经连续三天出现列车服务取消或晚点的问题。新州交通厅长康斯坦斯(Andrew Constance)向悉尼铁路用户道歉,承认铁路网陷入混乱之中,但拒绝为乘客退还乘车费。

据《每日电讯报》报道,发生大面积延误和取消服务问题之后,康斯坦斯首次召开新闻发布会向通勤者道歉。但是他说,他不会为每一位受到影响的乘客退回乘车费,因为“每一块钱”都得用在铁路系统上。

康斯坦斯将延误归咎于人手问题和雷击,为六周前实行的新时刻表辩护。

他说,他们正在努力解决这个问题,但也不能凭空变出火车和司机来。“今天,我已经要求悉尼列车公司首席执行官柯林斯(Howard Collins)和交通秘书斯特普尔斯(Rodd Staples)在两周内向我报告,找到更好的办法来让铁路网从会造成连锁反应的重大事件中恢复过来,就像我们在过去几天看到的。”

反对党党魁福莱(Luke Foley)敦促政府立刻停用新时刻表,为受延误影响的乘客退款。他说,应该为那些因为铁路混乱而被迫叫优步(Uber)车或出租车的人退还车费。“自由党没能为铁路系统提供充足的资源。”

铁路系统乱成一锅粥的时候,成千上万人滞留站台。令人感到讽刺的是,形势一度严峻到悉尼列车公司劝乘客选择其他出行方式。

周三上午,Transport NSW的问题更多,人手不足导致多条铁路线的服务取消和延误。

北岸线受到的影响最大,到上午8点30分取消了五趟服务,其他服务大范围延误。

西线、机场线和内西区线也都取消了一趟服务,Leppington线取消了两趟,而且其他服务延误了。Cumberland线只出现延误问题。

周二晚上,福莱自己也被迫滞留在Town Hall站,表示当时的情况“很混乱”。

他说,政府在拿25亿元税款重建两座体育场之前,得先解决交通问题。

周二晚上,10条铁路线无法按时刻表运行,也无法提供出发时间,数千名乘客滞留在闷热的Central Station。

部分站台甚至对乘客进行分流,Wynyard站的楼梯一度被封锁,警察被叫去监督情绪越来越紧张的乘客。

虽然新州交通局将服务延误和取消问题归咎于雷击和司机扎堆请病假,但铁路工人工会说这次交通危机证明去年11月开始实行的新时刻表是失败的。

愤怒的乘客们纷纷通过各种渠道讲述自己的故事,比如从Ashfield到Central通常只需要15分钟,周二晚上却需要两个小时;还有乘客没有赶上飞机,损失了数千元机票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