悉尼一直在增加精英学校的数量,几乎是澳洲独一无二的现象,而且每次扩编都伴随着增加选择、迎合天才的必要性相关的辩论。精英学校的每一次扩编也意味着当地学生可以上的学校少了一所,还给其他学校及学生总体表现持续造成附带损害。

教育厅、历届政府,甚至是顶尖的教育集团一直以来都忽视了精英学校的负面影响——直到现在。现在,新州教育厅长希望敞开这些学校的大门,从而解决学生住在哪里的问题。

这是一个切实的问题。在悉尼一些地方,家庭没有当地的综合性公立中学可以选择,只有竞争激烈的精英学校,包括Sydney Girls、Boys和Conservatorium High School。其他公立中学也已经满了,或者变成不完全的精英中学,比如Newtown High School of Performing Arts(入读要面试)和Alexandria Park Community School。对许多想让孩子进入当地公共教育系统的悉尼家庭来说,学校的选择已经成为了一个幻想。

独立精英学校所造成的困难还不止这些。新州教育厅长斯托克斯(Rob Stokes)提到了其他应该重新思考精英中学理念的原因,包括避免制造“一个僵化的、分化的公共教育体系”。

Year 6 students from Hurstville Public School who sat the Selective Schools test in 2017.

这样的担忧已经晚了几十年,但如果其他重要人物支持厅长的观点,我们至少还可以再辩论一下。这得是一场范围广泛的辩论:教育厅目前的审查不会触及厅长提出的紧迫问题。毕竟,精英学校的定义已经制造了教育分化。

这个重大的问题不会消失。即便是认为精英学校为有天赋和有才能的孩子提供选择,这种想法也是有问题的。有天赋、有才能的孩子随处可见,我们最偏远的城镇里都有,但他们永远也上不了实体的精英学校或半精英学校。新州的精英学校主要集中在中产阶级聚居的城区。

有两种方案可以解决这个问题。第一是在每一所学校里开设精英课程,部分综合性学校已经这么做了。

但是,第二个,而且更好的方案是新州教育厅已经在做的了。Aurora College是一所精英网校,成功地为住在乡村和次发达地区的学生服务。这所学校采用的是计算机技术与寄宿夏令营结合的模式。学生们可以报名网上精英班,再在当地学校修完其他课程。

这是一个双赢的方案:学生们在网络上受益于更具挑战性的教育环境,同时还是当地学校社区的一份子。现在是加强这种模式的时候了,在这个过程中,大多数精英学校的大门可以向当地学生敞开。

相比之下,有充分的证据证明,所有学校的选择性招生都存在有人成为赢家有人成为输家的问题。选择学校总是对一部分人有利,但牺牲了其他人的利益。通过考试或学费来挑选学生的学校总会扭曲附近大多数学生的成绩,这些学生会发现,他们里面的HSC高分考生所占比例下降了。

就连精英学校的招生也是扭曲的。正如周二的一篇报道所说的,精英学校被教育精英占领了。学校显然做得很好,但这样的结果强烈反映了入读学生的社会教育优势。

而且,精英学校的招生也向较新的移民孩子倾斜。这些家庭的能量和渴望都值得欣赏,他们的孩子必然会成功。但更大的问题在于,如果我们的学校在文化背景基础上进一步分化,这又能为所有人服务到什么程度?

有的人认为,精英学校是新州公立教育系统的战舰。但是,在现代海军里,战舰没什么用处。在学校教育上,是时候拆掉精英学校围墙,重新设计我们的学校系统,从而为每个地方的每一个人服务了。

 

【本文译自《悉尼晨锋报》Chris Bonnor和Christina Ho文。Chris Bonnor是政策发展中心的工作人员,Christina Ho是悉尼科技大学社会与政治科学高级讲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