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悉尼中央车站(Central Station)以西的任何一个居民问一下,他们都会跟你说,如果CBD只是温暖,外西区就是炙热状态了。

据澳洲新闻集团报道,上周末,悉尼西区的Penrith最高温达到47.3度,而海港大桥周围的最高温比Penrith低五度。

市中心和西区的温差不只是地理上的问题。专家说,人为干扰实际上加剧了内陆城区的高温,制造出阻挡凉爽空气的“热穹顶”。而且,通常都是没那么富裕的地区被烤得不行,但较为富裕的飞地却享受着舒服很多的日子。

气候研究人员说,只要做出一些相对比较容易的改变,比如安装喷泉,就可以帮助炎热的城区降温。

A study by the University of Western Australia and RMIT found areas in Sydney’s west have a significantly stronger urban heat island effect than in more affluent eastern areas of the city.

沿海和内陆地区温差较大,主要是因为来自内陆沙漠的热空气抵达西区,但凉爽的海风却深入不了,于是就有了悉尼的Penrith或布里斯班的Ipswich。更让人不解的是,海风为什么吹不到更远的地方。

很多城市都受到“热岛效应”的影响,市区比周围的乡下热很多。

新南威尔士大学高性能建筑学教授桑塔莫里斯(Mattheos Santamouris)表示,道路和建筑使用的材料造成了温差。建成区用了大量可以吸收太阳辐射的材料,比如沥青和混凝土;汽车、空调和工业制造了很多人为热源,再加上绿地和水域较少,使得气温上升,给能源消费、生产力、健康和发病率产生巨大的影响。

A study by UNSW found extremely high temperatures on the surface of some of Darwin’s roads and buildings which can then raise the ambient temperature. Picture: UNSW

数据可以告诉你形势有多严峻。每年,悉尼沿海地区逾高温相关的死亡事件是每10万人里有五起,西区是14起。

一个可供讨论的解决方案是种更多的树来为街道降温、遮阴,从而降低气温。

皇家墨尔本理工大学(RMIT)与西澳大学在去年9月发布的研究报告显示,过去三年间,澳洲城市损失的植被面积相当于布里斯班全市那么大。

Affluent areas of Sydney are more likely to retain their tree coverage, which in turn helps bring temperatures down.

皇家墨尔本理工大学城市研究中心的副教授阿玛蒂(Marco Amati)表示,没有植被的地区就像“热海绵”一样吸收热量。

去年,悉尼科技大学可持续未来研究所的研究主任雅各布斯(Brent Jacobs)曾说,受气候变化和城市发展影响,悉尼西区气温上升得比东区快。西悉尼有很多高密度住房开发案清除了植被,砍伐树木,再加上深色的路面,热量无处可逃。

Heat maps of Sydney show the CBD around Central Station is the hottest.

不过,桑塔莫里斯表示,种树在降温上发挥的作用有限。Penrith之所以那么热,真正原因在于CBD的热岛阻止了较冷的空气抵达Penrith。CBD升高的气温就像一堵墙,使得海风无法深入。因为混凝土和沥青用得比较多,CBD上空有一个热穹顶。

所以,想给西悉尼降温,就得先给CBD降温。

Penrith, in Sydney’s west, could have less of a temperature gap to the CBD if the urban heat island effect was reduced.

悉尼市府正努力为CBD降温,一些大型的新商业和住宅项目已经在环保方面处于领先地位。2016年,悉尼市的树木覆盖率比2009年提高了3.6%。

桑塔莫里斯表示,内城区降温时通常缺乏一样东西,就是水。

Fountains, such as these in Sydney, can bring temperatures in the surrounding area down. Picture: Brook Mitchell/Getty Images

新南威尔士大学的研究显示,无论是喷泉、湖泊、洒水装置、水幕还是池塘,水和不太吸热的材料结合起来,可以使得一些地区的环境温度下降多达10度。

然而,桑塔莫里斯也表示,如果气候持续变暖,再怎么努力也无法让Penrith变得更凉爽。“悉尼面临的问题是全球性的,是气候变化问题。未来,高温天数只多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