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家悉尼公司每年为员工节省好几万元费用,因为它在办公场所办了免费托儿所,为跨州跟项目的员工配备随行保姆,工作可以灵活安排,每天做瑜伽,还有拳击和步行俱乐部。

据澳洲新闻集团报道,这家公司每天都给员工提供新鲜水果、蔬菜和健康的零食。它会举办庆祝活动,会承认员工的成就并进行奖励。这就是INS Career Management,是涅盘之后、天堂一样的澳洲职场,有免费幼托服务,减少工作时间是必须的。

或者就像该公司员工说的,像谷歌(Google)一样的公司,除了没有花哨的吊床和乒乓球桌。

Holly and Talia love playing at the INS creche each day.

“其实我很自私。我有两个员工请假去生娃了,我真的希望她们回来,就是这么简单,”INS首席执行官、联合创始人Sophia Symeou说的,“于是我们开了一家托儿所。”

“我希望她们来上班,但对她们来说,幼托费用太高了,于是我觉得我得做点事,让她们的孩子上得起幼托。”

以身作则

这家工作介绍公司始建于2011年,现在有45名员工,专门帮助因裁员而失去工作,希望重振旗鼓的人。

“这是我们付出一切努力的动力,” Symeou说道,“创造未来的劳动力就是让职场变得灵活起来。如果你希望妈妈们和爸爸们一样平等地工作,你就得为她们提供这么做的基础。”

她说,INS的托儿所目前有三个儿童,他们也在研究为一名员工的七岁孩子提供课后托管服务的可行性。

Symeou表示,她曾在大型机构工作,做过15年的管理顾问,决定竭尽全力宣传好的做法,包括缩短工作时间、提高工作效率。

“长时间工作并不等于专注,”她说道“大部分时候,我会当着员工的面离开,因为我想以身作则。”

亚当·艾林(Adam Erin)和妻子劳拉(Laura)都在INS上班,在阿德莱德忙一个项目。公司为他们18个月大的女儿配了一名保姆,带她去阿德莱德待五天。托儿所的教育工作者都由父母们挑选,包括亚当。

Adam brings his daughter Talia to the on site creche every day.

身为INS学习与发展经理的亚当表示,他们是通过合适的机构来挑选保姆的。对他来说,工作日可以花更多时间陪孩子,最困难的是控制自己别老是扭头去看孩子。

Adam and his wife both work at INS and love the flexibility it brings in raising their family.

让父母们工作得起

亚当的妻子已经怀上第二胎了。他说,免费幼托极大地改变了他们的生活,使得夫妻俩都可以工作。

悉尼东区的幼托很贵,跟第二份房贷似的,如果他们有了第二个孩子,但没有免费的幼托,夫妻俩其中一个人回去上班就没什么意义了。

而且,INS的企业文化给了他们家的感觉。

The staff not only work together in the office, but they teamed up for a Dare the Boss challenge to raise money for the Children’s Cancer Institute.

“坦白说,把INS和谷歌比是INS的耻辱,因为我们没有花哨的吊床或乒乓桌,但我们有其他所有的一切,是真正有用的东西,”亚当说道。

住在Chatswood的妈妈格兰特(Kellie Grant)是INS的人力资源经理,全职工作。她女儿快三岁了,每周三天送到公司的托儿所,一年可以省下1.2万幼托费用。

她说,孩子们每天都会被带出门一次,去游戏组、博物馆或水族馆等地方度过美好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