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专家称,投资者退出悉尼房地产市场带来的一线希望是,开发商将被迫提高它们的标准。

据Domain网站报道,虽然投资者的撤离会导致公寓供应放缓,但也会促使开发商重新思考它们正在建设的住房。

“毫无疑问,投资者正在撤离,” Frasers Property Australia首席执行官菲林(Rod Fehrin)说道,“(新开发案的)预售会放缓……造成的连锁反应就是进入市场的供应也会推迟和放缓。我们已经走出高峰期,将继续下滑……因为(开发商)无法达到融资的先决条件。”

Rod Fehring from Frasers Property Australia is concerned the withdrawal of investors could have a negative impact on the supply pipeline.

不过,Stockland首席执行官兼总经理施泰纳特(Mark Steinert)表示,本地和外国投资者的撤退将促使开发商开发更好的房产,这是“一线希望”。

“我不认为,我们真的改变了50年来建造房屋的方式,”他说道,“我认为开发界和建设界将被迫一起创新,迅速创新,复制世界上最好的实践。”

施泰纳特表示,中国限制资金外流和澳洲收紧借贷款条件可能使得针对投资者开发的公寓供应变少。

While restrictions on investors could impact the ability of developers to get projects off the ground. It could also result in more higher quality developments aimed at owner occupiers.

他表示,开发商需要好好思考一下,开发的公寓将来是哪些人在住了。因此,公寓是否宜居、设计是否合理、对人们是否真的有用,还是这只是另一个赚快钱的办法?这些都是需要思考的问题。

Stockland chief executive Mark Steinert said the retreat of investors would prove a challenge for developers.

莱坊(Knight Frank)澳洲住宅部门主管哈丁(Sarah Harding)表示,越来越多悉尼人转向中高密度生活,因此开发商需要思考迎合更多购房者需求的问题。

他说,不单单是悉尼,整个澳洲有很多两卧室公寓,但小房换大房、大房换小房和家庭想要的是联排别墅,带一个小小的花园,有社区空间。“作为开发行,你必须真正了解你的受众,谁在买房,他们的要求是什么。”

CoreLogic International首席执行官克拉斯(Lisa Claes)表示开发商需要专注于开发更宜居的项目。“可居住和宜居之间的区别非常明显,宜居得有公共空间,比如绿色空间和便利设施等,我可以看到,我们正在朝这个方向前进。”

专家们还预测,悉尼的房价将保持平稳,利率很快就会上调。

汇丰银行(HSBC)首席经济学家布罗翰(Paul Bloxham)表示,市场已经开始询问低息货币还能存在多久的问题,创历史新低的利率已经持续了一段时间了。

他预计,澳储行将在今年年底之前上调利率,而随着利率的上扬,悉尼和墨尔本的房市会放缓至个位数增长速度。

他表示,悉尼目前确实出现价格下跌的迹象,但不会持续下去。他认为,房价未来会呈个位数低增长。在失业率没有上升的情况下,房价很难大幅下跌。

在升息的压力推高澳洲家庭债务水平的问题上,布罗翰表示,利率逐步上调的话,不太可能影响大部借款人的还贷能力。“真正重要的不是家庭债务的总体水平,而是谁背负着债务。债务的分配很重要。我们知道,最近几年的大部分新借款人都是投资者,投资者往往不靠工资过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