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了中年焦虑吧,现在,25岁左右的澳洲年轻人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焦虑情绪,迎来“青年危机”,因为他们很重视寻找“梦想职业”,身边还有很多工作狂朋友。

据《每日电讯报》报道,伴随着“一切皆有可能”理念成长的这一代人导致大量悉尼年轻人被“太多的选择”弄得不知所措,其中37%的人只有25岁,就已经彻底改变了职业生涯。

四分之一的人在25岁就已经经历了职业转型前的休假。

由于工作成为一个人身份认同最重要的组成部分,一项新研究表明,和更成功的朋友相比,一半的25岁到33岁年轻人会感到焦虑。

LinkedIn于上周日公布的报告显示,这个年龄层三分之二的人为找到喜欢的工作而烦恼,29%的人觉得自己入错行,在浪费时间。

“这种与职业有关的巨大焦虑来源于不确定性、太多选择、害怕错过,以及强烈的动荡感,” LinkedIn亚太学习和人才解决方案高级总监劳弗(Jason Laufer)说道。“结合所有的数据来看,千禧世代对做出正确的选择和找到梦想职业感到不知所措。”

然而,不停换工作的另一个主要问题是,很多年轻人最后只能回到起点,离真正的职业进展越来越远。

社会人口统计学家麦克兰登(Mark McCrindle)表示,澳洲的年轻上班族求职时很被动,社交媒体或自由职业者网站AirTasker等提供了越来越多的机会,但他们却没有真正去寻找。

“这是自愿变换工作的一代。千禧世代换工作不是因为他们有充分的理由离职,而是因为他们有充分的理由不继续做下去,”他说道,“数字求职工具的崛起也创造了短暂的劳动力队伍。从未像现在这么容易找到其他工作机会,以及了解其他地方的待遇。”

社会研究员马登(Claire Madden)表示,与年长的同行相比,年轻人接触工作的角度是完全不一样的。

和为了生存、为了稳定,甚至终身职业发展的状况相比,向更好待遇屈服的一代人的基本需求已经得到满足。

她说,年轻人没有意识到老一代人为了年轻人已经拥有的东西付出什么代价。

马登认为,千禧世代需要意识到自己拥有什么,学会在这个基础上变得更坚强、继续发展。“重要的是,他们得意识到自己获得了机会,但得充分利用这个机会,而不是漫不经心地去浪费机会。”

文图拉(Maddi Ventura)说,大部分悉尼年轻人觉得,换工作“基本上是不可避免的”。

Maddi Ventura, 23, has worked in advertising but is trying to work out a new direction. Picture: Richard Dobson

现年23岁的她最近才辞去悉尼一家广告公司的临时工作接下来打算从事酒店服务业。

“广告行业的社交令人惊叹,只是工作时间太长,我需要更高的薪水,”她说道,“在找到真正让我们感到开心的工作上,年轻人面临着很大的压力。因此,觉得有点压力或者压力太大的时候,你会重新思考一些事情。很难把职业目标缩小到某个职位或行业,特别是在大家觉得换工作基本不可避免的情况下。”

她说,社交媒体确实是催生害怕错过情绪的因素之一。“当朋友们炫耀他们的‘完美’工作时,确实容易嫉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