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州拜伦湾一名女子称自己被人酒里下药后遭到强奸,而令她同样寒心的是,想要向警方报告此案,对方却一拖再拖

谢里丹(化名)说,她花了好几个星期才缓过来,然后才向警方报案,但她却不得不一再向警方请求会面以录口供。

1月底,她与朋友晚上出去玩时被人下药。

她说,“我一觉醒来,发现自己赤身裸体在一个陌生人的家里,这些人救了我。他们在拜伦湾的停车场发现我一丝不挂,然后把我送回家,让我上床睡觉。”

“他们告诉我,我当时全身赤裸,有四五个人试图把我拉进车里,他们出手阻拦。”

谢里丹说,她身上有多次瘀伤和内伤,在医院里待了两天才恢复过来。她说:“医院的报告称,内部创伤是由于发生痛苦性交造成卵巢囊肿破裂导致的。”

她还说,酒店的朋友没有对她报失踪,因为她当时自己说要回家了,但她的酒里无疑是被人下药了。

“我离开我的朋友到距离这些人在车库发现我赤身裸体的时间,大约是一个半小时。”

警察太忙,没时间录口供

警方表示,自从她报案以来,调查人员一直在与谢里丹保持联系。

但谢里丹说,她之所以站出来讲述自己的故事,是因为警方迟迟未找她录口供,这令她心灰意冷。

她说:“我收到了一条短信,说他们很忙,无法就此案与我交流,但他们会尽量抽出时间。我已经发了三封邮件问我什么时候可以过来,但杳无音讯。”

“我说完之后,他们现在已经联系我并确定日期和时间。我知道,许多监控视频可能只保存一个月的影像资料,在这个时间上我已经拖延了。”

对工作人员介入的呼吁

谢里丹的遭遇引发了新一轮的辩论,如何对付酒里被人下药的情况。

澳大利亚强奸和家暴服务部门表示,酒店和酒吧在防止性侵犯方面应起到一定作用。

执行官员威利斯(Karen Willis)称,当工作人员看到有潜在的不法行为时,他们应该出手干预。她说,询问这个人的姓名和联系电话或许是一个有效的策略。

“实际上,图谋不轨的人表现很明显,他们故意给某人下药或者灌酒,企图抢劫或实施性侵,但很快他们就会逃之夭夭。”

澳大利亚酒店协会新州分部的酒类和执勤负责人格林(John Green)表示,喝酒被人下药的比例相对较低。

他说:“我之前也是一名警察,我当时的工作小组负责就新州和澳大利亚人喝酒被人下药的情况进行调查,使用非法毒品下到酒里这种情况非常少,最常见的情形是往里面加入烈性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