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州无家可归者人数飙升了逾三分之一,最新公布的人口普查数据显示,住在“严重”拥挤住房里面的人是造成无家可归者增多的主要因素。

据《悉尼晨锋报》报道,2011年人口普查到2016年人口普查之间,新州的无家可归者增幅是各州和领地中最大的一个。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11年,新州有28,191人无家可归,但到了2016年的人口普查夜,这一人数增至37,715人。

在悉尼市,人口普查夜无家可归的人增加了近70%。

从露宿街头到睡别人家沙发,新州无家可归者37%的增幅是全国平均的14%的两倍以上。

但是,住在过度拥挤住房里的人是增加得最多的类别,增幅接近75%;从年龄层来看,19岁到24岁之间的年轻人增加得最多,增幅超过90%。

在大多数同龄人压力来自于为高考做准备的时候,过度拥挤导致Tykara Lang无家可归。

19岁的Lang被迫从一套一卧室公寓搬出来,和奶奶一起住。但是,奶奶的租约到期后搬去一个养老设施住了,她却找不到住得地方,高考也快要来了。

最后,她找到一个住的地方,但条件不是很理想。

“那是个很粗略的安排。我一边为高考做准备,一边住在为有毒品和酒精问题的人提供的地方,但我没有这些问题,”她说道,“不过,当时正好有一个床位空了。”

Lang是在网上查询澳洲使命(Mission Australia),然后获得这个慈善机构的救助。该组织为她安排了两名工作人员,他们帮她在内城区找到临时住所,和另一名室友一起住。

尽管她在12年级遇到无家可归的问题,但Lang最近开始在一所职业技术与继续教育学院开始学习护理学,学习期间可以和一名室友合住。

不过,无家可归者倡权人士批评说,最新的统计数据是令澳洲在国际上很尴尬的事件,表示Lang那样的好结果越来越罕见了,因为新州有许多无家可归者服务机构已经达到极限。

St Vincent de Paul Society NSW首席执行官Jack de Groot说道:“州政府是时候告诉我们处理这个问题的计划了。”

澳洲使命首席执行官James Toomey表示全国数据显示,2016年有11.6万人无家可归,反映了联邦需要采取联合行动。

Homelessness NSW首席执行官Katherine McKernan表示,新州和新州政府享受持续的经济增长的五年期间,无家可归者却变多了,这是不可接受的。

去年,州政府承诺为3,400套社会住房里的第二批招标。政府在这方面的投资超过10亿元。

但是,McKernan表示,大悉尼只有1%的住房是低收入者住得起的,政府需要加快对社会住房的大规模投资速度。新州公共住房的轮候名单上已经有6万人在等着住了。